司馬懿的造假基因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 科學工作者

公元249年,曹魏帝國的太傅司馬懿為了討伐大將軍曹爽,假造皇太后詔書,發動政變把專權的曹爽殺了。曹魏帝國從曹操的孫子曹睿開始沒落,傳給8歲小皇帝曹芳後,再經過這場史稱“高平陵之變"的軍事政變,國家政權已經旁落司馬家族;而司馬懿(公元179-251年),就是為司馬家族奠定開國基礎,替後來的晉帝國平鋪康莊大道的關鍵人物。

在那個風雨飄搖的末代三國,曹魏帝國的皇帝只是個傀儡,但古代民間傳統愚昧的盲忠觀念,還是讓這些傀儡的命令充滿權威。而偽造的詔書,不管是來自皇帝或皇太后,都是這些政府高級官員們的一個厲害武器,讓他們得嘗名權利慾。

有趣的是,自古至今,學術 界的許多炎黃子孫繼承了這種古代“先賢遺風",一直不斷重複表演“偽造"的傳統雜技。

2016年5月,美國微生物科學院(American Academy of Mi c r o b i o l o g y)出版的學術期刊《mBio》裡有篇文章,報道1995至2014年這20年裡,有20621篇論文分別被刊登在40個不同期刊,而其中3.8%的論文被發現含有各類造假圖表或圖片。來自美國Stanford School of Medicine的Elisabeth Bik聯合其他研究人員,接着檢查2013至2014年共16個月裡, 8138篇發表在《PLoS One》期刊的論文,看看哪一國的學術人員偽造功夫最厲害。

分析結果讓十多億炎黃子孫們很尷尬:中國有1.89倍“論文會出現有問題圖表或圖片"的可能性;在全世界各國學者“偽造可能性頻率"當中,中國和台灣包辦亞季軍。其他各國頻率分別為:印度1.93,台灣1.20,美國0.60,英國0.47,德國0.34,日本0.26。雖然 這只是根據《PLoS One》期刊的數據,但近幾年的多個科學學術調查報告一直都發現亞洲,尤其是中國學術人員在論文發表的各類學術不端問題特別嚴重。例如, 2012年刊登在知名期刊《PNAS》的一篇論文,報道中國“論文因剽竊等問題而被撤回"的頻率在全世界位居第一。

早在12年前,上海交通大學的熊丙奇教授就已經在他的著作《大學有問題》裡,直接痛斥中國諸多大學高層為了大學排名“逼良為娼",把教授們逼上梁山搞學術造假和抄襲。

2015年10月24日,《中國科技日報》報道一則有關中國大學及研究機構學術人員假冒審稿人―自稿自審,把論文發表在5本不同期刊;這行徑被知名學術期刊出版商Elsevier發現,結果9篇已發表的論文全部被撤回。好消息是,這些害群之馬並不影響其他中國研究者發表高素質論文;據Elsevier的數據顯示,中國論文的總引用率一直都 在逐年提升。

馬來西亞有沒有類似問題?當然有。2016年6月在本地學界鬧得沸沸揚揚的馬大教授偽造圖片、並發表在不同期刊的造假事件就是一例。這次事件比起過去國內的抄襲和造假個案更為轟動,是因為論文刊登在知名期刊,而且事關醫學研究,結果在網絡掀起怒罵海嘯。其他國內零星個案都很少有人理會,因為這種學術不端事情發生在馬來西亞的公立大學,通常也只影響教授聲譽;剽竊、造假而已嘛,幹嘛要這麼認真?沒事沒事,不用怕! (這在新加坡、台灣、美國等國家,大學教授是會被炒魷魚的。)

讀《三國》,我們知道古代政府高級官員們,如司馬懿、曹操、董卓、孫弘、桓范、司馬瑋、華歆等等等等,把偽造詔書當等閒事玩。

讀現代學術界,我們在炎黃子孫身上,看到“遺傳定律"的確鑿明證:造假基因在黃皮膚底下流竄,演化開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