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穆斯林的世界之最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廣場 - 鄭欽亮印尼星洲日報總編輯

ߗ日國內政壇鬧着的新聞,雖說是重新劃分選區的爭議,但是內容依然離不開種族課題。這個國家就是這樣,好像是沒有政治喧囂日子便過不下去,喧囂時沒有扯進種族話題就不算刺激,不過選委會此次以膚色來重新調整選區,刻意歸類,被說成居心不良在所難免。

把更多馬來人搬去馬來人佔大多數的選區以及把更多華人搬去華人佔大多數的選區,先不說依賴華人票的火箭沒有得到什麼好處,選委會試圖匯集種族政治力量的議程,最顯著的成果只是加劇種族隔離。

當然選委會可以舉出很多理由反駁議程論,甚至可以大聲說無論怎麼分配都必定有政黨有意見,但是若從版圖來看,選委會“搬弄"族群的手法應該是太露骨,才搞到火箭鬧着要雪州進行閃電州選。

火箭的態度表明,他們已經看到新劃分的選區結構將會讓希盟失去雪州政權,這也等於認為馬來西亞的選舉結果不是靠老百 姓手上神聖的一票,而是靠選委會的“乾坤大挪移"決定,他們可以助國陣在選民未投票前就可以左右勝負。這樣的政治思維未免是太扯了,到底還是個口口聲說“人民的眼睛雪亮"的最大反對黨啊,怎麼又把選民當作廢物了,不知是不是憂慮過度而失態。

說起來,馬來西亞人一向以為種族問題更嚴重的印尼反而沒有這類麻煩,主要也是印尼華裔所佔的人口比率太小(未足5%),再加上華裔在蘇哈多獨裁執政時代有三十多年沒得涉足政壇,所以就算在1998年蘇哈多倒台印尼民主開放之後至今18年,華裔也沒有取得多少政治力量。

不過,印尼歷任民選總統都有委任華裔擔任部長,但用意並非在代表華裔,而是因為他們的才學和實力獲得總統賞識納入內閣。他們講究的是“治國為先",不會有“印尼人"為先。

雖然印尼民間和政壇也常有一些零星的排華聲音,但是在極少華裔投票的首都雅加達省長選舉上,華裔客家人鍾萬學獲選為 副省長,繼而當省長,而且從明年競選連任的大勢看來,雅加達票倉中雖有九成半以上是非華裔,但是一般相信他是贏定的。這一點,你不能不認同印尼尤其是爪哇民族的開明和包容,其實遠遠超越馬來西亞不懂幾條街。

講到開明和包容心,當霹靂州副宗教司占比里哈欣指浮羅交怡老鷹塑像違反伊斯蘭教義時,我曾經在個人臉書上載圖文訊息,以証明印尼政府有多尊重憲法所闡明的宗教自由。

作為一個全民九成信奉伊斯蘭,擁有全球最多穆斯林的2億5000萬人口的世界第四大國,他們在人口最集中的爪哇島,以國家資源全力保護坐落在中爪哇的全世界最大佛寺,即擁有一千多年歷史的日惹婆羅浮屠;在東爪哇日巴拉,有一個世界最大的海龜造型海洋館,遠遠大過浮羅交怡老鷹塑像數十倍甚至百倍;在爪哇三寶壟有一間佔地一千平方公呎寬闊的三寶公廟,裡面有一座露天,被喻為全世界最大的40呎高鄭和像;在印尼蘇拉威西島北端的美 納多(或譯萬雅佬),有一座全世界第二大的耶穌像,超過百呎,只比巴西里約熱內盧的耶穌像矮9呎,雙手張開,作擁抱狀。

每個週末,婆羅浮屠都有數百名甚至千名來自爪哇各地的穆斯林尤其是學生來參觀並瞭解爪哇的宗教史,他們百無禁忌的合照觸摸,宗教老師還幫忙拍照;在海龜造型海洋館裡,接待的九成九是國內穆斯林;在三寶公廟,鄭和雖是穆斯林,廟裡卻是香火不絕,一眼望去盡是穆斯林遊客,他們竟然也合十拜拜。

至於美納多更特別,它只有40萬人口,市內卻有兩千多座教堂和禮拜堂,幾乎是一街一教堂,當地鋪天蓋地的十字架和傲視全球的耶穌像,一直以來都是國內的著名景點。

現在想想我們的種族和宗教爭議點,比起世界上最多穆斯林的國家,我們是在哪一個起點?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