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記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快樂星期天 -

入副刊大家庭之後,我的助理主任除了表示歡迎,也拋一句“勉勵”的話:稿永遠是寫不完的。隨後瀟灑地走回座位,留下我慢慢去體會。

當時沒發現精短簡悍的句子背後,原來濃縮她無數採訪歲月,聽過千遍錄音,寫過數万字稿件所凝練出的總結。如一名將軍上戰場廝殺了幾千回,把劍身已殘的青銅劍收回劍鞘,再緩緩地提起手掌壓在你肩膀告訴你,“該你上戰場了!”

7月中,晴,冷氣略冷。我坐在座位正式開啟未來日子所要面臨的無數挑戰。

古人是挑燈夜讀、懸樑刺股,為上京赴考準備,我偶爾效仿古人,挑燈在電腦面前,撰寫一篇又一篇的千字文,挑選最精華的內容呈現給讀者。最痛苦的,反而是刪稿,苦思如何裁剪才不會另整篇文支離破碎。

說了一大段,究竟與題目有何關聯?關鍵在於時間管理。

若寫得快、狠、準,恭喜,你已經有強大基礎功,可以打大魔王(大誤!)。身處副刊,記者稿量多不在話下,最重要的是不能開天窗。一接近出版時間,記者就會出現鍵盤不斷被折磨敲打的綜合症。偶爾會出現鍵盤聲四處響起的幻覺。如果秉持拖稿向上,不到最後一刻不交稿的精神,編輯的腳步聲會出現,不聲不響走到旁邊,無任何預感輕輕地在耳邊問你,“稿今天交出來。”過後轉身離去。即使兩人眼神沒交集,那道犀利的眼神依舊在你座位不遠處盯着。

好啦!我承認以上有誇大成分。開始要學的基本功課是約訪、安排採訪時間、寫稿時間和留意出版日期。一週內總不能天天出外採訪而沒寫稿,要囤稿也要適時清稿債。一旦碰上截稿日,或上司要求提前交稿,才能應付自如。不然就要犧牲看小說、漫畫、韓劇、喝茶、睡眠時間,孤零零披着外套,躲在房裡聽打逐字稿。

有沒有寫完稿的一天?我可以肯定告訴你,一個月要處理這麼多課題、專題、焦點、特定版位的稿,從找採訪人選、約訪、找資料就會佔據很多時間。交稿系統肯定堆滿許多受訪者照片、殘缺不全的文字稿,你還得祈禱沒有突發狀況、臨時調派出坡採訪。

但令人欣慰的,就是受訪者會傳短訊稱讚自己的報道。無論如何,依然要努力為目標前進,那就是稿件日日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