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賺多少錢,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娛樂 -

在新加坡工作的學生Alex在臉書給我發了一個私訊:“老師 ,當初你為什麼有勇氣從新加坡回來發展?” Alex在新加坡發展快3年,待遇不錯,還有機會週遊各國,但這份工並不是他最有熱情最想做的,最近他面對痛苦的抉擇:有一個在吉隆坡的工作機會擺在眼前,這是他最想做最想嚐試的工作,但是和在新加坡工作的收入相比差了一大截。

“我在新加坡的工作待遇不錯,新幣那麼大,雖然會累,但生活和工作壓力沒那麼大,現在習慣了也輕鬆很多,但是好像沒有什麼工作前景。”他說。

我看Alex在人生的其中一個交叉口徘徊,不禁想起12年前,自己決定離開新加坡電視台回到馬來西亞發展的情景。

我在新加坡電視台工作了7年,一直都待在新聞與時事節目組,上司和同事對我很好,讓我有機會在時事節目編導的工作外,接觸到節目主持、新聞主播和派駐國外採訪的工作內容。這一切看似順遂,但在工作第五年後,我的內心卻兵荒馬亂,有一股聲音不斷呼喚:“回到祖國去做自己喜歡的事吧!”

當時的工作算是得心應手,兩倍多的匯率差距一直打斷內心的呼喚。到了第六年,我發現若繼續待在新加坡電視台,我的人生大概會是這樣──由新加坡永久居民成為新加坡公民,然後很安逸很無憂活下去,但是這一切是我要的嗎?

我大學主修新聞學,副修教育系,我知道身上藏着“分享”這個特質,媒體和教育是我這一生最想做的,當時在家鄉新山有一個和教育有關的創業機會,我和現在的Alex一樣,同樣面對這樣的煎熬:該不該回去?

我在新加坡工作的最後一年裡,我發現工作失去了動力,雖然可以繼續做節目,繼續播報新聞,但我覺得自己不快樂,甚至有好幾次早上起床時,腦海中出現的第一個念頭竟然是希望電視台失火,因為這樣我就可以不必去上班了。那一年我31歲,正值人生最有衝勁最美好的年華,我不想把人生最有能力追夢的階段都花在希望電視台失火這事情上,也預見自己隨着年齡增長,要做出轉變的勇氣會不斷流失,於是我告訴自己:是時候跨出舒適圈,去做讓自己喜歡而又快樂的事了。

Alex聽了我的經歷,忍不住再問: “老師,你真的那麼義無反顧嗎?”

“當然不。”我回他。在決定回到家鄉發展前,我不敢衝動。我把所有可能遭遇的後果都盤算過了,然後再想最糟的情況下我還能怎麼做。當你預測了未來可能的後果,那種不確定性帶來的恐懼和遲疑就會少了很多。

“相信我,銀行戶頭的數字不斷增加,你卻沒有一絲快樂時,那就表示是時候要改變了。”我告訴Alex,並且附上一個Youtube連結,這是電影《型男飛行日誌》(Up in the Air)的其中一個片

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