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電選舉的考量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國內 -

ש不記得是何人在何時問這個問題的,太久了,但是我卻能記得很清楚。一名記者問時任首相敦馬哈迪會不會在短期內宣布閃電大選?

馬哈迪笑着回答:“我不會宣布閃電大選(snap election),只有SNAP(砂國民黨,已經不存在)可以舉行SNAP election。"他顯然是在開玩笑。

最近我們聽到多很多有關閃電選舉的建議。

在檳城,隨着州首長林冠英被控貪污,行動黨領導的希望聯盟政府有意通過閃電州選,還政於民。

在國陣執政的登嘉樓,閃電州選被提出以便“解決"前州務大臣阿末賽益和現任大臣阿末拉茲夫之間的恩怨。不過事件最近沉寂了下來。

行動黨的檳州閃電選舉念頭在其他希盟盟黨反對,以及大部分選民有所保留下被打消了。

然而,現在行動黨希望公正黨領導的雪州舉行閃電州選,以便“對抗"選委會的選區重劃建議。行動黨認為在選區經過重劃後,國 陣“享有巨大機會",當然,選委會和國陣皆否認有此意。

不過,希盟堅持選區重劃建議是“種族化選舉操作",希盟的選區將從白區變灰區。

基於舉行閃電選舉的權力通常落在執政一方,如果選舉是在“最有利的時間點"舉行,那麼執政一方就有可能獲取更多的多數票。

我不清楚雪州的情況是否稱得上“最有利的時間點",不過如果人們認為州政府被有關當局(選委會和國陣)“欺負"的話,那希盟很可能以更大多數票穩住雪州政權。

也許這就是行動黨欲在雪州和檳州舉行閃電選舉的盤算吧。

無論如何也有在閃電選舉上演滑鐵盧的例子,由反對黨贏得選舉或者政權。

相信這就是雪州大臣阿茲敏拒絕行動黨建議的原因?儘管獲得選民很大的委托(就像檳州那樣)。

阿茲敏要以直接與選委會“對抗"的方式反對選區劃分。再說希盟盟黨和伙伴(土著團結黨)如何分配選區是個“頭痛"問題,沒有 人說得准。誰上陣哪個選區?誰該被犧牲?我們都清楚這些問題。

阿茲敏為這些問題尋找正確的方案,無論在什麼情況都是左右為難。現在雪州政府還是由公正黨―行動黨―伊斯蘭黨的民聯模式組成,但是民聯已經不存在,新組成的希盟已經沒有了伊黨。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雪州要在最近舉行閃選,那就必須確保希盟/伊黨能夠以一對一的方式對壘國陣。

如果各個希盟政黨(包括伊黨和土團黨)可以協商達致合作,那閃選就是最好時機;若非那就是一場大災難。相信這是大部分人都同意的。如果雪州閃選成功,那麼希盟就可以用這個模式應對下一屆大選。

自由撰稿人

ೄٛߢഎܝ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