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州閃選與希盟分化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言路 - 私立大學講師

委會兩周前公佈選區重劃建議,由於劃分方式和重劃建議極具爭議,因此在當時激起了朝野反對聲浪,這議題甚至在兩周後的今天,仍佔據着國內媒體的顯著版位。當然,任何一個重大的政治課題,在我國通常必定衍生更多的政治議題。比如,在這次的選區重劃爭議中,就延伸出了雪州閃電選舉。其實,選區重劃的內容極為繁瑣,格局又大,所以這種政治議題確實不太有趣。不過,若加上雪州閃選,那就不同了。

行動黨國會領袖林吉祥首先提出閃選建議,以避免國陣通過重劃選區重奪雪州政權。儘管這看來不錯,但還是被雪州大臣阿茲敏否決掉。當然,阿茲敏的反對並沒有動搖行動黨,其雪州主席潘儉偉甚至一度嗆公正黨“愚蠢",不過解散議會的牌在

ᒶ阿茲敏手上,再加上行動黨早前凍結直落拿督區州議員羅志興的黨籍後,其在州議會已失絕對優勢,所以只要公正黨沒興趣,行動黨是什麼辦法也沒有。我完全能感受到行動黨的尷尬。這就好像公正黨與伊斯蘭黨曖昧,行動黨和誠信黨無論怎樣跺腳,最後都只能因為公正黨與伊黨掌握執政關鍵的26席,尷尬地留在現有的雪州體制內一樣。由於阿茲敏的阻擾,雪州閃選走不下去,所以這個議題也就開始和檳州閃選一樣,逐漸淡化,因此即將在明日召開的國陣成員黨反選區重劃會議,應該很快就能轉移閃選焦點。然而,焦點轉移未必代表議題已完全消失。

雪州行動黨上周在緊急會議中一致決定要求閃選,這表明該黨對閃選的堅決態度,而公正黨反對的態度也很明確。這種分歧原本沒有什麼,但在雙補選結束後,兩黨的意見分歧倒是日漸增多。公正黨除了兩度否決由行動黨提出的閃選建議,行動黨更 也不只一次嗆公正黨,而這種不健康的兩黨關係,已令國人預見到,希盟各黨往後在議席分配時妥協的難度大增。顯然,這是州行動黨提出閃選後所需承受的希盟分化。

鑒於閃選爭議誘發兩黨出現分歧,有學生就問我,反正都只是要守護州政權,難道希盟不能通過州議會阻止選區重劃通過,以避免兩黨在這議題上針鋒相對?我相信很多人也有這方面的疑問,所以順帶一答。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依據聯邦憲法第9項清單第6(a)條文,國會、州議會選舉與相關事務屬聯邦事務,僅有聯邦議會能夠討論,而州政府也只能援引憲法第13項清單第5(a)條文,對選委會的重劃建議提出抗議。

既然無法通過州議會阻擾選區重劃,那麼閃選自然成為另外一種選擇。雪州行動黨顯然沒信心說服選委會,所以才會想到閃選,然而,若能順利閃選,州席重劃後的負面影響最少要在5年後才會浮現,而這確實能為行動黨爭取更多時間,整合其在希盟 內的合作模式,更能借此評估伊黨在雪州的實力。所以我才說,這是“看來不錯"的選擇。只不過,雪州行動黨在阿茲敏表態後迅即開會一致通過閃選一事,反讓州公正黨基層覺得行動黨在威逼阿茲敏,結果,公正黨上下一心,搞得行動黨難以下台。

其實,這也是州行動黨自找的。閃選是何等大事,有提議有想法,應該先通過現有的希盟機制談論,而非各別通過媒體高調談論,被否決還急着回嘴嗆聲。行動黨確實有想法,在政治上也很勇敢,但這種剛烈反而讓國人繼續看到希盟談判機制的不成熟,以及雪州行動黨的自大急促。更何況,閃選並非唯一的選擇,若行動黨無法在機制內說服公正黨,仍可通過州政府質詢和選民反對的兩項法定管道提出抗議,因為希盟在現階段最需要的,其實不是保住雪州政權,而是建立更妥當的對話和協商機制,團結才能增加勝算。很可惜的,無論是檳州還是雪州閃選,都表明了目前希盟在這方面依然不合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