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之死地而後生的選區重劃

旁敲側擊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言路 - 黃婉瑋自由撰稿人

२劃選區這個議題不但讓朝野政黨感到不安,選民也在嚴正看待,因為當中涉及最讓人反感的依照種族劃分選區的問題。選委會和政治領袖為何要執着於種族來劃分選區呢?或許他們心裡明白,這是扭轉巫統危機的最後一步棋了吧?

在過去,不論是國陣的成員黨或反對黨團站在巫統面前,就像一顆顆待在月亮旁的星星,因一切規則皆以巫統利益為核心。但自民聯對抗開始到馬哈迪率領巫統舊派的挑戰,巫統這個核心已慢慢出現裂口。

來屆大選的焦點不再僅是希盟與國陣的對決,相信會有更多的政治角力捲入其內,他們當中有代表舊有利益既得者的馬哈迪和保守派;伊斯蘭右翼分子所組的壓力集團和反對黨;柔佛、砂拉越崛起的地方主義。捲入角力中的,不少是從巫統出走的“異端",巫統卻無法讓他們"歸正",加上處在國家轉型期間且多變的國際形勢,大大增加了巫統修補缺口的難度。

不但如此,各種賦稅以挽救財務危機和支撐轉型政策所需的平衡收支,已讓中層社會感到無力和厭煩,巫統在應付政黨內鬥之余還必須挽救中層社會對政府的信任危機。首相已經不斷撤換人員以緩解巫統的壓力,即便這樣,還是沒有達到當年的馬哈迪以重建新巫統換得的一勞永逸。故此,重劃選區成了巫統置諸死地而後生的一條路。縱然要頂着朝野政黨批鬥重劃選區的壓力,也好過頂着江山搖曳的壓力。

關於巫統所受到的挑戰與何去何從,其實印度的國大黨絕對是最佳的參 照物。

國大黨與巫統有很多相似的路程,篇幅有限,僅能簡要略述。印度和我國曾同為英殖民地,建國後都實行英國留下的代議制。印度經歷了50年代的一黨獨大到80年代出現兩個聯盟競爭、多黨競爭的體制;在選區劃分方面,國大黨採用多元的語言區域劃分選區,與我國乃有異曲同工之處。最重要的是,80年代末的大選,國大黨敗給了反對黨,失敗的因素與巫統現在面對的問題大致相似。反對黨在執政後不久因聚合太多烏合之眾而致使其很快出現分裂,而國大黨下台後重整政黨利益,才終於又重拾上台執政的機會。

放眼全球,各種推陳出新的政治環境,使很多一黨獨大的政黨紛紛走向倒台,但對巫統會是例外或無一例外呢?說到底,巫統面臨到位危機根源於一方面是國家轉型帶來的挑戰,一方面是巫統內部需要轉型。重劃選區能不能置諸死地而後生都好,都是整頓旁枝、推陳出新的時候了。

不過話說回來,無論最後有無實現政黨輪替,但願政客都保得住先賢建國以來的理念,使制度不崩壞,確保這國家未來不會走向神權至上或一黨專制的地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