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分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廣告 -

“敏哦!平時有做什麼兒,你頭髮好漂亮保養嗎?"晴羨慕的摸着敏兒的長髮。

“沒什麼啊!就和平常一樣,一天洗一次,然後用吹風機把頭髮吹干,再用梳子把頭髮梳直就可以啊。"敏兒答道。

“呃?我也是這樣做啊,可為什麼我的頭髮和你的相差那麼多呢?"晴說着,把自己的馬尾拉前來和敏兒的頭髮做比較。

“呃?是嗎?"敏兒被這句話打住,良久開口道:“下班後再聊這個話題吧!"

敏兒向晴擺了一個再見的手勢,就拿着剛裝滿熱水的杯子離開茶水間。

X X X XXX回到辦公室,敏兒放下手中的杯子開啟電腦。

“敏兒,那麼快就吃完午餐嗎?"同桌的同事問道。

“沒有啊,我今天減肥。"敏兒回了同事一個微笑。

“哦,這樣啊?"同事識趣的點了點頭:“吶,敏兒啊。其實我有話要對你說,今天……"

“開會啦!"突然一把聲音打斷她們的對話。

“真是的。"同事不滿的整理了下文件,轉頭道:“我們待回聊吧!"

“嗯。"結束長達3小時的會議後,敏兒和同事們告別後就自行回家了。洗完澡後,敏兒換上睡衣趴 在床上滑手機。

“叮……叮……"手機開機後就一直響個不停,有的是未接電話和短信。其中幾條是來自晴的短訊與未接電話。敏兒馬上查閱所有短信然後一一回复。最後,她打開來自晴的短訊。“明天下午6時有空嗎?" “嗯。"敏兒看了明天的行程,就給了晴答复。很快的又收到晴的短訊:“那我們明天老地方見咯!晚安!" XXXXX X第二天,敏兒像往常一樣到公司上班。

“早安。"敏兒對着所有同事打了招呼,同事們只是對敏兒點了點頭,然後繼續回他們的對話。敏兒走向自己的位子坐了下來。

“鳳。今天公司的人怎麼怪怪?"敏兒和隔壁的同桌搭話道。

“敏兒,你昨天沒有看新聞嗎?"昨天和敏兒聊天的同事放下手中的文件,把身體轉向了敏兒的方向。

“我昨天沒有看。怎麼了嗎?"

“哦。這樣啊!難怪你不知道嘛!"鳳拍了下敏兒的肩膀,突然湊前嚴肅道:“其實這也是我昨天要告訴你的,但昨天我只是聽說,並沒有證據。所以我猶豫了很久想着只跟你說好了。但你也知道,昨天我還沒有來得及說,就被叫去開會了。"

敏兒點點頭,示意鳳繼續說下去。

“昨天新聞報道發現我們公司的員工死在家中。"

發現敏兒一臉驚訝時,鳳馬上安慰的回握她的手。

“可是奇怪的是,那個員工被發現時,身上沒有明顯的傷痕,只是他身上的血好像被什麼吸干似。屍體干巴巴。"說到這裡,鳳也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難道是吸血鬼嗎?"身後突然傳來一把聲音,把兩個正在交談的人了一跳。

“你想嚇死人啊?你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嗎?"鳳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回頭罵了那個把她們嚇得半死的人。

“哦,是嗎?"後面的人不慌不忙地回到。

“對不起啊,總經理。"鳳發現自己罵了經歷後,趕緊道歉,一旁的敏兒也開口。突然,她們倆發現原本在四周的同事都不見了蹤影。

“你們可以走了。"總經理開口道。

“走?去哪裡?"敏兒看了眼時間,心想現在才8點20分,平 時這個時間,大家都在上班啊。

“回家啦!"總經理看着她們認真道。

“總經理,您該不會要開除我們吧?"一旁的鳳嚇得眼淚在眼眶打轉。

“警方今天要來我們公司調查,為了方便調查,公司剛剛已經下令全體員工放假幾天。"總經理嘆了一口氣說道。

X X X X XX =回家的路上,敏兒得知那個死亡的員工最近和晴走的很近。

今天晴沒有來上班。後來警方為了查案來到晴的家,在她的浴室發現滿是一瓶一瓶鮮紅的人血。而晴則下落不明。

“根據警方調查,懷疑嫌犯為了美髮而使用人血。"聽着新聞報道的敏兒來到浴室,將鮮血倒進浴缸後,放下原本綁高的的長髮,躺進沒有加水的浴缸裡,只見頭髮在貪婪的吸食着血液。

“晴,你太大意了,為了不讓警方抓到我。我只好把你殺了成為我頭髮的養分。你的屍體已經被我丟進我養的鱷魚口裡,警方是不會找上我的。"

“為什麼我的頭髮和你的相差那麼多呢?"晴說着,把自己的馬尾拉前來和敏兒的頭髮做比較。文/黃鈞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