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螢文◆林健文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娛樂 - 餸菜凍左 仲要唔要

六月剛開始就想着中秋的圓月你黑色衣服上印着我們共同的經歷穿越幾座山丘我們在蜿蜒的命運裡分別和死神博弈臉書殘酷的顯示記憶我們的身影已風化成堅硬的雕像唯獨你,孤獨活在一個我們無法到達的空間

時間不是催化器,時間只是一個風鈴緣分來了它就響,緣分走了它安靜不要懷疑世界原本就是鏡裡鏡外我看到的菩提在裡面你站在橋上拿着相機把流逝的時光凝固成歷史然後望一望我,笑了酒還暖,我等你

大家都等你

夏天,滿樹的螢火點燃了回鄉路城裡熱鬧得很,地鐵的聲音轟轟從地底傳到你耳中茨廠街的小販依然囂張和顧客鬥着嘴我們仍舊掙扎着,晚餐是肉骨茶或海南雞飯或到褪色的綠牆,單純喝着啤酒和啦啦湯儘管有人嘔吐如溝渠旁可憐的青蛙儘管有人大聲宣讀國家原則儘管有人默默點着煙讓時間燃燒你還是拿着相機把時光凝固

把感覺封印成詩句

夏天,是不是也只能封印成詩

而已?

六月,有人回來有人會來雙峰塔依然聳立你不屑的政客還在你喜歡的歌手已隱退你能想像得到的我當然也能想像就像夢境裡的塵埃掉落到彼此無法接觸的空間時我們的眼神竟同時聚焦我望着你,哭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