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信仰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Ekamra Walks/晨走最美麗的神殿 / 手工藝術家的畫作村 1萬4000步的佛陀聖地之旅 - ●陳紹謙錦上添梅

雖然方大同謙虛地說,他完全沒想到會拿下金曲歌王,但在宣布他的名字時,他從第一排站起,與祝福者握手,從台下穩健地走到台上,再從口袋裡拿出小抄,比起其他第一次得獎者而言,他看來相較從容和淡定,仿佛一早就自信地有種“這一次是我了”的感覺。

話說回來,方大同的從容淡定不是沒來由的。一面倒的評審投票多少也說明,他的確應該自信拿獎。在第一輪評審投票中,為數20人的評審團就有18人把票投給他,絕大多數的優勢讓他直接脫穎而出,不需再進行任何投票。

“找一個和弦開始唱/那故事遺忘的時光/起點是那平凡的成長/或初學吉他時/少年們的模樣”

從台下看着別人拿獎,到台上親手握着歌王寶座,這條路方大同走了11年。5次入圍落空,第六次終于得償所願,拿獎時他沒特別激動的表情,更遑論精心設計感人肺腑的得獎感言。他就臉帶笑容,說完該說的話,純粹和實在。一路跟隨他音樂的我,卻對他的平實,格外感動。

每一年的金曲盛會,都是台灣乃至世界華人地區的焦點所在。音樂對于此時的台灣,非常重要。

近幾年,中國大陸的綜藝、電影和電視紛紛迎頭趕上,在質在量在影響力上,都傲視其他華人地區的作品。然而,台灣在華人流行音樂領域,依然舉足輕重。

“We're stupid but strong/放學的屋頂像萬人廣場/從不多想/只是信仰/少年回頭望/笑我‘還不快跟上?’”

為何台灣在許多領域的優勢不復存在,卻能在流行音樂繼續馳騁?我想, 這是因為音樂相對直接和簡單,更能呈現台灣獨有的多元自由和人文思想。

好比這屆最佳作詞獎得主〈成名在望〉,概念鮮明,寫實得來,又充滿詩意和感動。看着深深感動自己的作品拿下最佳作詞,我也有種“這一次是他了”的感覺。

又一年的金曲獎,從不多想,只是信仰,音樂陪伴我們光腳越過人間荒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