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的錯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Ekamra Walks/晨走最美麗的神殿 / 手工藝術家的畫作村 1萬4000步的佛陀聖地之旅 -

此刻我的視線不時離開電腦,望向右手45度地上那幾條讓人生厭的長髮。我知道我必定有輕微的強迫症,同時我也在強迫自己別以強迫症為傲,因為嚴重的強迫病患者一點也不好過。看那幾條髮絲不順眼,但至少還沒有因為幾條髮絲而感覺好像有千萬螞蟻在我皮膚下跟着航線爬行,所以一切安好。突然一條髮絲從頭上滑落劃過我的手臂,我覺得整個世界的秩序就亂了。我是要趕稿的,但現在計劃有變了!我有一條掉落的頭髮要處理!老實說,在寫稿的前一分鐘我都還沒有正視過這個問題,就是或許我有問題。因為“藝術家脾氣”幾個字可以包容所有常人的缺點,剛好我又是演員,一切順理成章。

我時間管理是出了名的差,遲到是我畢生最討厭的罪名,但我是慣犯,我媽拿我沒辦法,我經紀公司拿我沒辦法,我的贊助商拿我沒辦法,於是解決方法就是——提早我的call time。我潛意識大力支持,但就最好別讓我find out。這一定得用find out不是發現因為我覺得兩者之間的力量差距甚遠。啊對別讓我find out,因為這會讓我抓狂。會遲到的傾向練就我做事的速度主要是開車的速度,要是讓我find out,我會很受傷,覺得我的生命因為你的謊言被擺在戰場的最前線了。

我如此討厭和在意這件事情,但它還是持續地發生。我的完美主義養成我的拖延症,然後到別無他法的情況下我的生存本能就會接管我的活動系統,幫我解決我無法決定的事項,我便信者得救了。我的生存本能是個處理危機的天才,也許這是為什麼我的應變能力總是最強,偶爾會強得我潛意識不把他人放在眼裡,除非你和它一樣聰明。我想我是謙虛甚至自卑的,但我的生存本能強大自負得很。

這個專欄,與其說與大家分享生活時尚,不如說這是一個讓我不斷重讀自己的地方,也是我練習commitment的一個地方。從一開始的掙扎,發展到我逐漸覺得這是我生活中的其中一個不能輕言放棄的責任。在檳島待了一個月,大部分日子通宵拍攝天亮回家,我依然精神奕奕地在趕稿,重點我還是在趕,但感覺很妙。這中間飛往新加坡出席Fendi在Ngee Ann City的開張之前參觀了草間彌生的展覽,我經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震撼。我覺得我理解她,也被她理解了,這是我人生裡面對藝術最不虛偽的膜拜,感覺久久如新。她那些著名的重複模式,看了實體作品之後我有種同時崩潰同時被解放的感覺。那些畫面,有些是從小我被嚇醒的畫面,有種讓我無從解釋的歸屬感和恐懼感。那些是草間彌生的自我療愈法,左右對稱,也許便是其中一幅讓我隨意塗鴉的 blank canvas。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