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奏曲27: 修羅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Ekamra Walks/晨走最美麗的神殿 / 手工藝術家的畫作村 1萬4000步的佛陀聖地之旅 -

給15歲的阿卡:

《大森林奧義書》的〈第三梵書〉描述了諸神之戰,說天神和阿修羅為世界鬥爭,天神年輕而阿修羅比較年長。眾天神說:“讓我們在祭祀中用歌唱制服阿修羅。”接着天神先後請來“語言”“氣息”“眼睛”“耳朵”“思想”和“口中氣息”為天神歌唱,前5者有所保留,被阿修羅趁虛而入,只有“口中氣息”成功粉碎了罪孽,戰勝了阿修羅。

勝利後開始談超越生死的奧義,期間引了一首讚歌,共3句詩曰:“將我從不存在帶往存在!將我從黑暗帶往光明!將我從死亡帶往永生!”

這3句詩被電子音樂製作人Don Davis寫進《黑客帝國》最後一部曲的電影音樂,出現在片尾的“Narvas”和決戰時的“Neodammerung”裡。在Neo與特務Smith的決戰之日,雷電交加的雨夜的城市迷宮,大合唱以〈布蘭詩歌.噢命運〉般、海嘯式的和聲吟唱這場史詩大戰。

沒想到會因為這部電影這首歌去翻《奧義書》,只是我的認知太粗淺了,又老愛注意一些有的沒的,像書中一些古老梵文,nama是名,rupa是色,本質是rasa,等同是sama,暗想原來這些詞彙都被馬來文所承載下來了,不過其實也沒什麼好驚訝,畢竟我們生活的這塊土地,受到很深的古印度文明影響,只是現在都沒什麼人再提起了。至於奧義,我則是一點也不明白。

《黑客帝國》第一部曲用的都是電子音樂,第二第三部才有大量管絃樂加盟,尤其第三部曲加入了合唱團。也許作曲家也意識到,合唱團最適合凝造宿命的氛圍吧。追《進擊的巨人》聽主題曲〈紅蓮之弓矢〉的時候,編曲者也借用了合唱團,我想也是同個道理,可惜合唱完全淪為“舞台煙霧機”了。

《黑客帝國》第一部上映時,1999年,我才12歲,小六快畢業,對世紀末毫無意識,只知道《我和殭屍有個約會》,每天玩《三國誌》和《金庸群俠傳》,從沒想過十幾年後竟會對科技有所恐懼,原來《黑客帝國》的寓言不是子虛烏有,人工智能正全面降臨。

每次想到,也許我們真的就像電影裡所描述的,所有的感官知覺,所有的喜怒哀懼愛惡欲,不過是我們的神經元被操控的結果,就會有種莊周夢蝶的恍惚感,且一點也不浪漫。

再長大一些,甚至發現,單就隱喻層面來說,就真夠恐怖了,我們對現象界的理解,不也就建基於種種觀念之上嗎?而觀念是很容易就能透過文化經濟教育政策操縱的東西,以至於“打破刻板印象”總是何其艱巨的任務。

不知道面對Morpheus的時候,你會選擇藍色還是紅色的藥丸? 15年後的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