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朝換代與老左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NEWS - 鍾傳穎記者

上個週末被委派採訪前勞工黨婦女組主席陳秀英的追思會,超過300名當年的勞工黨黨員,現在統稱為“老左”的一群人,擠滿了殯儀館的禮堂。

從得知陳秀英逝世消息后,其實家中長輩就不斷讚揚這一代巾幗,激起了對這號人物的好奇心。當我看到新聞報道,在陳景崗的心中,母親當年的風範更甚於現在的瑪利亞陳,在沒有手機、沒有whatsapp這樣通訊不方便的年代里,可以號召30萬人上街遊行。看了這樣的報道,心中暗自在想,當年左派領袖們究竟如何做到這樣聲勢浩大的示威活動,就算在資訊流通快速的年代里,30萬人上街也需要非常強大的動員能力,才能夠做到。

在採訪時,看見這群已經兩鬢斑白的老人從南到北,不計年事已大長途跋涉,來到首都送別這一代巾幗,心中很是佩服。

那個風雨飄搖的年代 里,社陣、勞工黨曾經叱吒風雲,對抗在朝的聯盟。在505大選之前,也只有在1959年的全國大選中,在野黨得以否決國陣在國會三分之二的議席,如果不是隨之而來的五一三事件,也許在汲汲營營之下,還能更下一城。

對于現在的年輕人來說,社陣、勞工黨乃至馬共等組織,也許耳熟能詳但真正清楚瞭解那一段歷史的可以說是少之又少,就算稍微瞭解當年的點滴,也只是片面的瞭解。

在靈堂上遇見的那群兩鬢斑白的老人,50多年前叱吒風雲,當年何嘗不是滿懷熱血的年輕人,十幾二十歲的他們從此奠定了政治信仰,不少人就此從一而終,至今並沒有放棄。

那些年發生的大逮捕,將許許多多走上街頭的老左們送進監獄,至今為止,這一群以“政治扣留者”自居的人,仍為自己當年的行為感到驕傲,一生不曾改變。

作為“改朝換代時代” 長大的一代,也許吃過催淚彈,也許親身感受過水炮的威力,但真正為這場運動付上自由的代價,被送入監獄的黃衣人還是少數,完全無法與那個動盪年代下的左派人士相比。

505大選以後民聯沒有取得聯邦政權,隨之而來的民聯瓦解、國家領袖醜聞等事件,一再磨去了信仰改朝換代者的信心,不少人逐漸冷漠、放棄,認為改朝換代無望,又何必再堅持?

反觀這一群垂垂老矣的“老左們”數十年來堅持的政治信仰,至今雖然社會主義思想早已式微,他們的心中仍然堅信自己的堅持是對的。因此,迷茫中的改朝換代一代,要如何找到走下去的路,也許還需要向這群前輩們學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