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甚麼觀眾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NEWS - 陶傑香港評論人

中國大導演馮小剛被問及華語電影為何質素每況愈下,馮導說:有垃圾的觀眾,才有垃圾的電影。

電影先要有市場,因此雞和雞蛋的關係很清楚。馮小剛認為:有垃圾的中國電影觀眾為因,在先,方有垃圾的中國電影在後,為果。

由於要佔領中國市場,荷李活電影業出現了一定份額的“市場中國化”,亦即為了迎合兒童、第三世界、中國觀眾的智商和品味,出現了某種比例的“好萊塢垃圾化”,即“美國隊長”、“蝙蝠俠大戰超人”、“X戰警”、“功夫熊貓”之類。

不止電影市場。政權和人民,也有同一樣的因果邏輯關係。法國哲學家馬斯德最早論定:“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Every country has the government it deserves)。

馬斯特是17世紀的哲學家。在啟蒙運動之後,美國民主政治家傑佛遜有進一步的論斷:“只有優秀的民族才有能力擁有自由。當民族腐爛而邪惡,只配擁有主人。”(Only a virtuous people are capable of freedom. As nations become vicious and corrupt, they have more need of masters)。

英國首相卡梅倫,在退任首相之後,手持一把傘,在倫敦的巴士站排隊等公共汽車。不是 卡梅倫特別偉大,而是他所屬的那個民族優秀,政權的交替,以辯論和投票和平進行,沒有另一人“功高蓋主”而變成“九千歲”,以血腥政變的方式,並有一批前呼後擁的家丁奴僕在萬歲和九千歲之間押注,落敗的一方送命或送進監獄。

觀眾可鄙,電影也垃圾。人民質素越有問題,其政權越殘暴。這個世界上沒有“政權殘忍,但人民其實是善良的”的邏輯。絕不可能,因為電影是市場口味的聚焦,而政權也是一個民族文化質素的鏡映。

明白了此一邏輯哲理,看待這個世界的災難和紛亂,一切即平和而超然。21世紀,“民主”不再是放諸四海皆準的萬靈藥。集體墮落了,根本藥石無靈,無可救贖,其之自相殘殺,旁人無可干預,我只憐惜不幸降生在這些國家的動物,譬如在中東,每一場戰火轟炸,我只為在美機空襲下炸死的駱駝而垂淚,正如愚昧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共有600萬戰馬嘶鳴而戰死,牠們才是最無辜和高貴的生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