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文/阿姆(馬六甲)

我們匆匆忙忙地走過這座不曾造訪的城市。這裡有我們不曾走過的道路,不曾看過的風景。一切看起來都那麼的新奇。

這裡的告示牌的書寫方式有些不同,每一棵樹交錯的枝椏繪出相似卻不同的圖形,行人的步伐大而快,人們用這不同的語調操着我們熟悉的語言。

人們脖子戴着相機,肩上扛着沉重的背包,手裡拿着手機。我們是從另一座城市到來的旅人。

旅行的第二天我們來到環球影城。那天的天氣很好,雪白的雲朵更襯天空的蔚藍,正是適合出來走動的日子。

妹妹忙着玩手機。在這座嶄新的城市中,她雙耳戴着耳機,孤獨的藍色背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仿彿披上了透明的外衣與世隔絕。來到期待已久的影城,她沒有興奮地去玩而是忙着連接免費網絡。她忙着和電話裡的朋友說話,聊天,看天天在家裡也能看的視頻,時而對着手機屏幕傻笑。

父親僵着臉走過影城裡一個又一個不同的主題樂園。每一次旅行,他總是在生氣。生氣這個,生氣那個,生氣那些旅行中總會遇見的蒜毛雞皮的不成問題的問題。他為我們不停地拍照而生氣,又為妹妹的發脾氣而生氣。來到這裡的第一天,他一直生氣在這個新的國度裡沒有移動網絡,不能上網處理公事,不能使用手機裡的應用程式,不停唉聲歎氣。

人們真的如此懦弱到需要手機才能獲得卑微的安全感與滿足感嗎?旅行難道不應該暫時遠離手機與網絡,放肆自己沉淪在一個美麗的國度嗎?

影城的一些地方並不能連接到網絡。妹妹不願在那裡停留太久,不及細細觀賞週遭的風景就匆匆走過。她想坐在長凳上生根不起,母親想繼續往前行,看看其他的樂園,而后起了爭執。姐姐想玩雲霄飛車,卻無人願意陪她同行,自個生氣嘴裡不停賭氣咒罵埋怨。父親僵着臉,眉頭深鎖,不停責罵家人。

后來,大家乾脆坐在一旁的走道邊上,各自生氣。母親很無奈,目光呆滯地張望來往的旅人。晴轉陰,天色漸漸變暗,烏雲密佈,似有大雨將至的預兆。沒過多久我們帶着不歡而散的心情離開影城。

離別之前,我們才連忙請路人為我們在那巨大的球體前宛如某種儀式地拍下我們曾造訪過這裡的證據。照片裡的人笑得很開心,卻只有自己才知道當下的心情並非如此。在那座美麗的異想世界裡我們卻仿彿沒有留下過多美好的回憶。

多年以后,當我們回想起這趟旅程,我們會想起什麼?我不知道。因為糟糕的回憶總會比快樂的留在腦中更久。

每一次的家庭旅行都以如此結局收場。父親的怒氣,妹妹的任性發脾氣,母親的無奈與妥協。而我站在一旁旁觀這一切,拼命忍住即將落下的淚水。我是如此的無能為力,無法安排周全的行程,無法為他們帶來快樂。這樣的旅行令我感到疲倦。

旅行的意義是什麼?家人聚在一起的意義又是什麼?

當個快樂的旅人,享受每一次的旅程,多好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