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濁世亦仙的臺靜農

1946年,台靜農從大陸剛到台大中文系執教,當時,他的書齋名為“歇腳盦”,意即只是打算暫時在台北“歇腳”而已,並未有久居之意。豈料事與願違,抵台大第二年,大陸淪陷,隔海兩岸竟成了永別,他已回不了家了……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物外遊 -

這幅大字書法長條寫的是宋人詩,內容為:“呼童耕雲種瑤樹,斗掛青冥下風露;隔林野鶴不起寒,為我飛來復飛去。”是台老在1974年寫給新加坡一個叫“柳漫”的學生的,此字寫來蒼老潑辣,筆墨燦爛,是明朝書法家倪元璐的書體,寫得非常到位。

值得一提的是,這作品上鈐有一方“歇腳盦”的印章,因此特別引起光頭佬的注意。

1946年,台靜農從大陸剛到台大中文系執教時,便住在台北市龍坡裡溫州街十八巷的日式宿舍裡。當時,他的書齋名為“歇腳盦”,意即當時的他,只是打算暫時在台北“歇腳”而已,並未有久居之意。

他在《龍坡雜文》的序言中說:“身為北方人,於海上氣候,往往感到不適宜,有時煩躁,不能自已,曾有詩云:‘丹心白髮蕭條甚,板屋楹書未是家。’”

豈料事與願違,抵台大第二年,大陸淪陷,隔海兩岸竟成了永別,他已回不了家了。台老在“歇腳盦”憂樂歌哭四十餘年,沒想到這一歇,竟是他漫長一生中的一半歲月。81歲那年,台老覺得他在台已住得夠久夠長了,恐怕以後也得長住下去了,於是請了他的老友張大千為他寫了“龍坡丈室”小匾掛了起來,“反正不再歇腳就是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