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代:大量閱讀,練好書寫基本功,狀態到達了就可以“說謊”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國際文學研討會 -

巴代是台灣卑南族,笑言這部落出了許多名人,例如張惠妹、黃美珍以及他自己。原住民文學與馬華文學在某種程度上有些相似,然而原住民更多的是在他們自己土地上的移動。原住民文學在過去25年以來,大多數原住民作家談的是“我們從什麼地方來”、“我們遇到了什麼問題”、“面對現代社會與未來的前景,要怎麼看待”等,多書寫內在以及一些平常無法在媒體上表達的思考,只有透過文學傳達。他曾是一名職業軍人,而當他轉去當教官時發現,許多原住民朋友一直在探討自身的問題──生態保育、禁止狩獵等政策都會對原住民的生存有影響,而一個現實是,在台灣,原住民目前的總數量只有52萬人,比外地人加外傭的人數還少,而且還分成16個部落,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語言,讓他在做內部協調時萌生書寫的念頭。

不過,他最先寫的不是小說,而是詩,並笑言自己最擅長寫情詩,即使在不經意間看見一個檳榔西施撩衣的動作,他也能洋洋灑灑寫出許多詩篇。而當他在台灣921大地震去災區援急回來寫了最後一首詩〈我從戰場回來〉後,就產生了寫小說的欲望。他在災區聽了許多故事,也發現詩即使充滿了濃稠的情緒,也無法精準表達在“戰場”上的感受。接着,他就天天去泡圖 書館看書學習寫小說的技巧,並在第二年發表了作品。

他不認為自己很“天才”,也不認為自己的童年經驗與創作有很大關係,雖然小時候經歷了許多“山野傳奇”,但這些經歷最多是影響了他的生活習慣,例如,晚上鮮少出門,因為怕遇到“妖怪”、“妖精”。寫小說的成功在於他比一般人更有規律和投入地書寫,並曾做了大量的田野調查,而更多的是,他在年輕的時候就大量閱讀小說,這些累積的養分都內化成他創作的元素和技巧。

他計劃寫到80歲,完成30本小說的目標。這麼大量創作的他,卻不期待成為大文學家,只希望自己能借助詩、散文、小說、報告文學等文學體裁作為工具,說他想說的,並期望這些作品能對部落的傳承延續有所貢獻。

他同意,作家的身分、身世對創作是有絕大的關係,並勸告不要害怕年紀大而畏懼創作,還建議有志創作者,不妨學習作家的經驗,一是將過去的境遇轉化成創作素材,二是如他一樣,大量閱讀、盡量去訓練書寫的能力,寫散文、寫詩,唯獨先不要寫小說。寫小說,需要有一定程度的生活歷練,才能寫出有溫度、有細節、有顏色、有氣度的內容。而當達到寫小說的狀態後,就能好好地編故事、“說謊”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