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加油哦

文/優賢(詩巫)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去年初冬在紐卡索的一間餐館裡,我在時針抵達12點以前繫上圍裙,和自己輕聲地說了聲加油。周圍是鏗鏘的炒菜聲,我腦袋裡排列着密密麻麻的字母,想着待會兒回到宿舍就得把這些點子寫下,趕在後天報告截止前提交給教授。

有一桌的客人離開了。同事幫忙結賬,我趕忙一手領着清潔劑另一手拿着抹布收拾。廚房裡有人喚着我的名字,說我把客人的飲料給點錯了。我一頭霧水,想想還是先收拾。我把碗筷放在潔碟台,在轉身之際被前輩拉到牆角罵個臭頭。

一個月的磨練讓我猛點頭道歉,雖不知道自己錯在哪。來了一對情侶,我再轉身已能溫柔微笑:您好,歡迎光臨。

“這邊請。”我優雅地指着前方,帶着他們到預定的位置。身後的經理對着另一位同事責罵,說他把顧客要的冰咖啡寫成熱咖啡了。我的心怔了一下,剛才在牆角的委屈好像參雜了咖啡的味道。

回到櫃檯,我將點單輸進電腦裡,然後熟練地把剛出爐的椰漿飯捧在手上,快步的想送往客人那兒。前方的同事轉個身和我撞上,記憶猶新的是經理的怒喝,腦袋裡的一片空白,和那灼熱的紅。

我抵着頭收拾,深怕和顧客對上眼會促使眼淚的滋長。收拾完畢再捧着飲料送到那一對情侶的桌上,依舊避着他們的眼神。我想,我看的是他們的髮際和額頭。

午餐時間一過,店裡只剩零星幾人。我上了一趟洗手間邊哭泣邊自我激勵。我對着鏡子讓嘴角上揚,確保眼眶無淚,才放心地回到崗位上。再 捧着椰漿飯,明白了好多時候我們沒時間讓恐懼感成長。我微笑着和那一對情侶說:“請慢用。”

結賬了。“歡迎您們再來,”我微微鞠躬。

“今天謝謝你的服務,你要加油哦。”那女孩在離開前拉着我的手腕悄悄地和我說。

“謝謝。”我的笑容僵在發紅的臉上,原來大家都看在眼裡。或許因我負責他們一桌,她才決定對我說些鼓勵的話。可是有幾桌我服務的客人也都在場,他們在臨走前對我報以的淺淺一笑我已很感激。她大可不必對我說這些話,因為她並沒有義務鼓勵我,我倆終究只是客人和服務員的關係。

可她的良善深觸我心,當下我的鼻頭好酸,佇立在大門目送他們離去。我想一輩子記住那溫柔的背影。

今年春天,我和即將畢業預備返回家鄉的朋友在自助餐館敘舊。我看着忙進忙出的女服務員,臉上掛着我熟悉的疲憊和不安。結賬後我倆和她道謝。“你要加油哦。”我輕聲說道。她一怔,我仿彿看到去年冬天,掛在我臉上僵住的笑容,隱藏着因感動而哭泣的靈魂。

我想起好幾年前看過的《讓愛傳出去》這一部電影。如果每一個人都能如那小男孩一樣,我想這一個世界真的會不一樣。

“謝謝。”

“你要加油哦。”它們真的能讓他人的世界不一樣。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