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爸,你聽我說

文/江上舟(吉隆坡)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我有一些話想向你說。那些湮遠日子,我們生活在不同城鄉,一年難得見面幾次,更難得促膝談心,有些話語只好藏在心裡,一藏就過了好多年。趁着父親節到來,難免有些感觸,阿爸,你聽我說……

那些年,市場不流行慶祝母親節、父親節,報紙沒大事報道,餐館也沒刊登廣告,有時節日過了,人們才猛然想起來!

阿爸,你不要責怪家人沒為你慶祝父親節,你可是不知道,我們家的父親節一年有幾次,那是落在你回家的日子。

你回家那天的晚餐,你有沒有發覺(平時你不在家,怎麼會發覺?)菜式豐富了?有時母親愛弄“手腳”(添加豬手雞腿)使菜式多樣化。

你是知道的,家裡平日難得吃到好料,只有在過年及你父母忌日我們才有口福,所以你的孩子渴望你每個星期能回來,這樣才有大魚大肉吃。

說到美食,11歲那年,你帶我去居鑾縣署辦理身分證,這是我第一次乘火車、第一次到大城市、第一次吃到叉燒飯,這對其他年齡相若孩子是平常的事,但我是第一次在外面用餐!阿爸,你聽我說,這一餐使我留下深刻印象,回味無窮!

小時候,家裡有一支簫,你在家的夜裡心血來潮時,就會吹奏幾首古樂,我有時躺在床上靜靜聆聽,在寂靜的夜裡簫聲格外悠揚。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曲目,但小小心靈已被動聽簫聲感染,我對華樂的愛好到現在還未退燒,想是從小受到你簫聲影響。

你寫得一手漂亮字。記得念小四時,新年剛開學不久,你竟破費買個書包給我,這是我第一個書包,理應高興才對,但我對書包正面寫上幾個大剌剌墨字感到不舒服,這幾個字上面弧形一行是:“巴羅華文小學”,下面直一行:“四年級林振耀”,這兩行幾乎佔滿整個書包表面,這樣子背上書包走在往返學校路上,不同班同學或路人看見都知道我的名字,令我尷尬不已。所以,我之後將有字的擺在裡面不讓人看到,可是一遇到雨水,墨汁就脫落沾到白色校服,回到家阿姆發現了,就會嘟囔幾句。阿爸,你聽我說,阿姆沒有罵我,是罵你!罵你寫的字染黑了白衣。阿爸,委屈了你! 在你還未去昔加末工作的一段待業日子,白天做些散工,晚上就去公館報到,我們知道你搓的是衛生麻將,整個晚上贏輸是在幾令吉之間,所以阿姆也沒理你這麼多。有時清晨時分,你手上拎着一袋大包回來,母親看在眼裡,心中有數,氣就消減一半,但這情形是少有的。

為人處事豁達

阿爸,阿姆氣你的是夜深了你“忘”了回家。有一晚她就牽我到公館騎樓下,叫我“偷”走你的腳踏車,她說是給你一點顏色看。可是這“警告”起不了作用,你凌晨回來,不見了腳踏車裝着若無其事,似乎一點都不緊張。

你為人處事豁達,對發生在身邊或身上的要事也無關緊要,阿姆就常說對家事漠不關心,每月月頭只會“準時”給家用,其他事不聞不問。而家里長期缺錢用你知一點不知一點,若你 “全知” 也對家裡經濟沒有幫助,因為每逢月尾都是阿姆想辦法弄到錢;而有一次我記得很清楚,在一個狂風暴雨的夜晚,阿姆順手拿支破傘拉了我到不遠的朋友家,硬着頭皮開口向朋友借20令吉,回到家將14令吉交給我,囑咐我好好收着作為明天去學校要繳的這個月學費。我接過濕漉漉的鈔票,一股暖流竄入心裡,當下眼眶濕了,就快步走進房間,淚水接着奪眶而出。

阿爸,你聽我說,你的同事說你理賬非常小心清楚,少有差錯,因為你敬業樂業,這是他們對你老人家津津樂道的。我有次到你工作的店舖取貨,你的同事跟我說的。這些贊語你不會聽到,因為你在不適當的時候離開了這工作崗位。

阿爸,近期我常去你六弟家,每次六叔、六嬸談起你時都會提到你人品高尚,對弟妹愛護自不待言,弟妹們也對你尊敬有加,只可惜你離開他們太匆匆,這一別從此失去了親愛的大哥。

今早我在你靈位前書桌上寫下這些文字,相信你有看到,如果你老花加深看得不清楚,我會在九月初八你忌日當天念給你聽。阿爸,你就聽我說。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