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樣塑膠都能回收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優質生活 -

這是非營利團體Sampah-Menyampah!和Zero

Waste Malaysia聯合舉辦的社區紀錄片放映會。影片結束後,幾位已經“動起來”的人來到台上,跟大家分享如何在塑膠洪流中,成為逆流而上的

人。

Mareena是我去年就認識的瑜伽老師,熱心的她還是3個孩子的媽。當時會認識她,便是因為

她的“Plastic Free Lifestyle”(無塑生活)。她在生活中幾乎不使用塑膠,她有點自豪地說:“我給孩子做的便當,是全校唯一吃完後不會有垃圾的。”

向她看齊,我在過零垃圾生活的同時,也大力避免使用塑膠,即便是可以重複使用的塑膠。為什麼?因為塑膠的分類和回收是一件令人頭痛的事!

Vincent是我開始零垃圾生活後認識的回收商,他曾經告訴我,他可以回收一般回收商不收的塑膠袋。一次,我去超市拍了一包沙拉菜的照片傳給他,問:“這個包裝跟塑膠袋差不多,應該可以回收吧?”沒想到,他告訴我不一定,因為“塑膠種類太多,要把塑膠袋留下來,讓我摸一摸才知道。”

啊啊啊啊啊啊,塑膠會不間斷釋放有害健康的化學成分已經很可怕了,現在把它丟了會破壞環境,拿去回收又這個不能回收、那個不能回收,那到底是誰告訴我們塑膠可以用後即丟,讓我們養成了拋棄式的生活方式,創造出一整片塑膠海?我不知道這傢伙是誰,我只知道從塑膠被發明到現在,每一件我們製造出來的塑膠都還存在在地球上!

Magdalena(左)和《A Plastic Ocean》的導演是朋友,也是她促成了這次全馬首次的公開放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