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踪之約

文/郭兆堂(梳邦再也)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海水到處有華人,華人到處有花蹤……”曾親臨花蹤文學獎頒獎典禮的人士皆知,這段音樂貫穿了整個節目流程,畫龍點睛,讓盛會瀰漫着濃得化不開的文學氛圍。赴會者若沒有提早離席,會在最後環節聽到由歌者現場演繹的〈花蹤之歌〉,感受到歌曲的精髓所在。多年以來,我是該頒獎典禮的擁躉,自認音樂細胞頗弱,但對花蹤的主題曲,不會唱也會哼!

兩年前的第13屆花蹤文學獎,我首次攜帶家眷出席頒獎典禮,讓妻小大開眼界,見識文學饗宴,體驗現場之感。我和家人早到早排隊,找到了一處視角不錯的位置。越靠近頒獎典禮時間,人潮如過江之鯽湧現,座位顯然不足。本着敬老之道,我們一家四口讓出席位,坐在梯級,倚着牆壁觀禮。視文學為信仰的我,沒因此而心感掃興,倒是在文學門檻外的家人,難免看不出興兒。

第14屆花蹤文學獎頒獎典禮,日前已圓滿落幕。當晚有直播之故,家人早已向我報備:不會與我同行,只會在家上網看直播,笑說要從人群中把我給找出來。每一次,我是整個下午瀏覽海外華文書市,沐浴在書海中,向晚時梳洗後,才憑票入場見證頒獎典禮。這一次,兒子為我準備了麵包,女兒為我買了礦泉水,妻子為我備妥車費,他們在地鐵站為我送行,以行動支持我赴花蹤之約。

自小到大,性格內向的我習慣把心情感受化成文字,在紙上塗塗寫寫。創作路上往往形只影單,寫作路上總是孑然一人。每當感到心乏孤寂時,幸好兩年一屆的花蹤文學獎頒獎典禮儼如及時雨,在我的筆耕花圃降下甘霖,及時地滋潤了每一寸土壤,帶來勃勃生機。人在現場觀禮,聆聽評委給予的話語及得獎者的感言,心緒會隨着高低起伏,而欣賞到藝術家的專業演出,雀躍之情顯露於色。

坦言,我從未想過參賽該文學獎,惟未曾想過缺席該頒獎典禮。感覺上,這意義深遠的文學盛典有着巨大的磁場,尤其是頒獎典禮翌日早上的花蹤國際研討會,讓文學愛好者有機緣與國內外文學家、作家和學者聚集一堂,傾聽對方的演說及灼見,獲益匪淺。當然,應屆花蹤世界華文文學獎得主的文學講座,更是萬眾期盼的重頭戲。每一屆赴約,我是乘興而來,乘興而歸,充電一番後,與文學繼續打交道!

自設有花蹤世界華文文學獎伊始,我每一屆都依時赴約,不容錯過,給自己機會欣賞兼具文學與藝術為一體的頒獎典禮。頒獎嘉賓念出得獎者名字的緊張時刻,國內外藝術家完美演出的時光,均是頒獎典禮的焦點與亮點。上一屆,花蹤籌委會開始把表演項目轉移到國內藝術家,突顯本土化,獲得不少佳評。這一屆,眾籌委揚着“回家”主題旗幟,並喊着“回家”的口號,由決審評委團至表演藝術家均出現新局面,換了新面孔,注入了新流,帶來新景象。實言不瞞, 我未赴會前,曾擔憂此新作風會否吃力不討好,幸好僅是杞人憂天。

多年以來,我自詡是花蹤文學獎頒獎典禮的捧場客。出席這“文學的奧斯卡獎”盛典,我有個人習慣:下午3時,先到Plenary Theatre一趟,先熟悉環境,順便在大會精心佈置的場地,隨心所欲地拍照留念(今年就與好幾個不同高度的“花蹤銅雕”及特大的“評委人頭照”看板合影),然後再去逛書市;待頒獎典禮開始前才回來,在Hall 1靜候旁觀,蓋因前來的國內外嘉賓通常會應攝影記者的要求,一字排開供拍照,我也機不可失地趨前加入其中,猛拍不已。屆屆如此,今屆亦然。

逮捕到拍照的良機,自然錯失了入場就坐的先機,但我認為這樣的犧牲是值得的。這幾屆以來,我盡可想辦法擠到最靠近舞台的右側,即“花蹤銅雕”講台的前方,坐在入圍者位子後面的梯級。舞台上,巨碩的“花蹤銅雕”,近在眼前,似乎伸手可及;舞台下,各組獎項入圍者的席位,近在咫尺,似乎移步就到。事實上,兩者對我而言,全是遙不可及的夢。我有自知之明,沒命成為花季的摘花者,倒樂於當上賞花者。

當天一早,翻閱《星洲日報》時,我已在家憑直覺弄出了“得獎名單”。頒獎典禮時,我仿如萬字票賭徒在等候着開彩,看是否下注對了,這算是赴花蹤之約的一大樂趣。開場後不久,馬華散文獎是首個頒發的獎項。聽其中一位評委鍾怡雯散文家的語氣,他們3人爭論約兩個小時,才定奪出最終成績。“首獎得主是謝陽聲,得獎作品〈圍不住的歲月〉……”我認識對方,彼此是同道,他在某國民型中學執教,其脫穎而出獲獎堪稱是雪州之光,也為華文老師爭一口氣。當時,我心想:若陸督學知情,必定會要求他主講一堂寫散文的課。

獎項逐一頒發,節目穿插呈獻。輪到頒發報告文學獎時,發生了一段插曲。鄧雁霞以《有只蝴蝶叫妮莎雅尤》榮奪評審獎,她向主持人提出要求:允許她邀請受訪者妮莎雅尤上台。對方以跨性別者身分,扼要地說了幾句話,言簡意賅,赴會者無不報以如雷掌聲,以示支持。沒錯,花蹤的得獎作品篇篇擲地有聲。在太陽底下,花蹤的文學花園,百花綻放,看者愉悅;在夜間裡,花蹤的文學花園,花香幽幽,聞者歡喜!

曾有文友笑謔,在我國舉辦華文文學獎是一件自討苦吃的事。慶幸的,主辦當局鍥而不捨地舉辦花蹤文學獎,屆屆求新,屆屆求變,矢志把頒獎典禮辦得盡善盡美。不難想像,當中所涉及的財力、物力、人力及精力,缺一不可。對於促成頒獎典禮圓滿結束的各造,我由衷給予鼓勵的掌聲。

14屆花蹤文學獎共走了28年的路,回顧過去,展望將來,下一屆更值得期許。兩年後,我準會赴花蹤之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