ݫ␴ㄨ⏨ೲ᳦ğԱ⁥Ġ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熱點 -

原來,2人相識那一年,潔蒂才12歲。譚秀容的印象中,她是個非常乖巧的小女孩,對中文的學習態度也很認真,不僅上課認真,就連老師給的功課也認真完成,即便那對中文底子淺薄的小潔蒂而言,並不容易。

潔蒂回憶說,那時候稱呼譚秀容為“先生”。那是對教師的尊稱,訪談過程中多用英語的潔蒂,突然以中文發音,喊出了當年掛在嘴邊的“先生”二字。語落,2人對視開懷笑了。

其實,數十年來潔蒂對中文已生疏了許多,工作和生活環境都幾乎沒什麼機會練習“說”,但其實,簡單的中文對話,她還是聽得明白。

1961至1963年,小潔蒂在譚秀容一對一教學下,上了3年的中文課。每週2天,每次1小時。

譚秀容說,那時的教學既不用拼音、也不用注音,而是老師念一句,小潔蒂跟一句,手把手的把方塊字的形、聲傳授給她,像古代的老師傅傳授武功一樣,一招一式。

親手寫“潔蒂”二字

潔蒂說:“那3年我的中文很流利,可以寫、讀,甚至每星期都按照老師給的功課交日記;所以每天都要寫日記,當然內容是很簡單的。潔蒂在鈔票上的簽名,馬來西亞人熟悉得很。但她在受訪時,卻難得親手以方塊字寫下了“潔蒂”二字。寫的當下,師生2人彷若回到過去,潔蒂一筆一畫,老師頻頻點頭。

邊寫,潔蒂邊問道:“我的筆劃對嗎?”在遇上譚秀容前,潔蒂其實上過一年中文課,那時她在新加坡華人女子學校 (Singapore Chinese Girls School)上學,該校的教學媒介語雖是英文,但卻有一科華文科。

後來因父親的工作而搬到吉隆坡,父親也看準了不久的將來中國將崛起,並且相信中文將成為很重要的語言,於是希望潔蒂繼續學中文。

潔蒂笑言:“我的父親很有遠見,雖然60年代的中國還沒有對外開放。”

譚秀容為學生取譯名“潔蒂”

“Zeti”的中文譯名“潔蒂”,原來也是譚秀容為她取的。

譚秀容說:“清潔的‘潔’很好,而女生的名字‘ti’,就用草字頭的‘蒂’,比較秀氣。”

“我一直透過報章新聞知道潔蒂的成就,由未擔任國行總裁前,到後期的發展我都有關注,偶爾也會跟別人提起她曾是我的學生,但想着大家各有各忙就沒有主動聯繫,後來真想聯繫時,卻發現已經聯絡不上。”

撥電星洲日報聯繫潔蒂

直到日前翻看《星洲日報》看到潔蒂談起退休生活,也已經退休多年的譚秀容才撥電星洲日報嘗試與潔蒂取得聯繫。

星洲日報未敢貿貿然將潔蒂的聯絡方式告知來電者,於是記下了譚秀容的聯絡電話,轉交潔蒂的秘書。

“我原本也想着可能潔蒂已經忘記老師了,未必聯絡得上,但後來接到潔蒂約我吃飯的電話,讓我很驚喜,也很興奮。”

其實從潔蒂一直沿用譚秀容為她取的中文譯名,可看得出潔蒂並沒有忘記“譚先生”。

“其實我看到報紙還在用‘潔蒂’,我也想到她應該沒忘記老師。我很高興星洲日報幫了我找回我的學生,我也很感恩。”

老太太當時的忐忑心情,在言談間不經意地流露。

潔蒂說:“我得知老師透過星洲日報找回我,我很高興,所以馬上就撥電聯絡老師。”

確實,潔蒂雖已退休但日常行程仍極為忙碌,但卻還是在排開了其他事項,盡快安排了與老師的會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