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小日子,做大事業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名家龍門陣 - 文/李戡(台灣)

“過門關前走一遭後,對我說的話。小日子,做大事業”這8個字,是爸爸在鬼

今年初,爸爸接受放射線治療腦瘤,為了消腫,服用不少類固醇藥物,結果導致免疫能力下降。療程結束後,不巧得了肺炎,住進醫院,還沒痊癒就急着出院,沒人攔得住他。回到家兩天,又覺身體不適,只得再回醫院。經過這麼折騰,本已好轉的肺炎再度惡化。兩週前,爸爸連咳痰的力氣都沒了,必須由護士用管子伸進鼻子抽痰,難受無比,爸爸非常抗拒,結果病情再度惡化。再過幾天天,開始發高燒、渾身冒汗,每天清醒時間越來越短。

我在5月14日早上6點抵達台北,立刻趕往醫院。當時爸爸在昏睡,怎麼叫都沒法完全清醒,當護士來抽痰時,我抓着一隻手,他反應非常劇烈。25年來,我從沒聽過爸爸那樣呻吟過。人工抽痰危險性極高,若抽不及時,一口痰卡在氣管,則有窒息可能。過了不久,果然發生這個情況,我在病房外頭,見到房間警報響起,幾位護士醫生推着急救車進房間。幾分鐘後,一張粉紅色的病危通知書交到我手上。醫生建議立刻插管,我馬上簽了字,接着緊握他的手,對他說要“熬過去”,爸爸跟着我念了一次,然後被推進了樓上的神經重症監護室。

爸爸的幾個朋友到了醫院,陳文茜阿姨、魏崢院長和王署君醫師都來了,醫生說恐怕撐不過去了,要做好心理準備。下午我進加護病房,爸爸的床位在一角落,邊上全是機器和點滴,身上插滿管子,護理師說情況稍微穩定,但仍需密切觀察。爸爸仍在昏睡,我到他耳邊說了幾句話,離開時忍不出哭了出來。護理師留了我的手機號,若有緊急情況,將立刻通知我。離開病房後,我沒有時間感傷,當務之急是穩住媽媽的情緒。回家後,媽媽叫我絕不能想不開,我說我肯定不會,反過來叮囑媽媽同樣的話。晚上我躺在床上,思緒萬千,真不敢相信這幾小時發生的事情。我已做好最壞打算,想着之後該如何應對各種事物,想累了就睡着了。

一早我去了醫院,本以為爸爸仍在昏睡,沒想到他是醒着的,這真令我始料未及。由於插着呼吸管,不能說話,但可寫字,我到之前,他已寫了一句話給護理師看“結束你們對我的談話”。簡要交流幾句後,我就離開。出了病房,我又哭了一次,這次是喜極而泣,我真想不到他能這麼快醒來,且意識清楚。儘管如此,爸爸仍未脫離生命危險期,最擔心的是其他器官受到感染。所幸接下來幾天,情況逐漸好轉,呼吸功能慢慢復原,第5天(18日)中午拔掉呼吸管。同時,身體各項發炎指數逐漸下降,第7天(20日)醫生評估脫離了生命危險期,待時機合適,即轉回普通病房。

這段時間,爸爸的聽力和理解能力絲毫未減,插管那 5天,他只能聽,不能講,雙手還要綁在護欄上以防觸碰呼吸管,非常折磨人。爸爸不想讓人進來看他,只讓我進來,有次文茜阿姨進來,沒一分鐘就被爸爸趕出去了。爸爸的好友劉長樂想來探視,也被他謝絕了,爸爸在板子上吃力的寫下“長樂吾兄”4個字,我就讓他休息,不再寫下去了,他想說的,我全都明白,隨後我就打電話給劉老闆了。我認為陳文茜和劉長樂是爸爸最重要的兩個朋友,前者是他的知己,後者是他的伯樂。他們對爸爸的關心,令我感動備至。

和爸爸感情最深的日子

這段時間,我使勁的鼓勵他,讓他保持鬥志,堅持下去,他都聽進去了,經常點頭表示同意。有時沒話找話講,結果言多必失,第二天我說了句“爸爸我很愛你你知道吧?”他雙眼睜大瞪我,估計心裡想這兒子怎麼說出這麼肉麻的話。爸爸的心態一直很好,拔掉呼吸管後,護理師讓他說自己名字,爸爸說“我叫王八蛋”,把大家都逗笑了。由於喉嚨需要休養,我開始限制爸爸發言句數,直到昨天,才讓他隨心所欲的講話。我們聊了很多事情,爸爸不時露出微笑,他的笑容和過去一樣,始終是那麼的自信和真誠。

這次爸爸能“置之死地而後生”,陳文茜阿姨功勞最大。爸爸住院時,堅決要我呆在英國,不准回來,甚至寫字條,說要我回來,就和我翻臉。文茜阿姨察覺到情況有異,12日晚上突然心神不寧,給我打了微信語音,建議我立刻回台。我本計劃14日傍晚到台北,但也跟着感覺心神不寧,於是訂了清早抵達的機票。結果當天中午,爸爸就出現危急情況,幸好我到的及時,簽了幾張同意書,又在爸爸休克前,給了他堅持下去的動力。要是我傍晚才到,一切都晚了,這一連串巧合,想起來真是驚險萬分。醫生們說爸爸命大,文茜阿姨說他是“九命怪貓”。經過這次事件,我也堅決相信“生死有命”,爸爸肯定能撐過這一關。

今天下午1點半,我跟着爸爸病床回到了普通病房。這11天來,我進出病房30次,對人生有了新的體悟。當一個人被推進了加護病房,再多的金錢與權力,都換不到更好的醫療照護,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自己的身體與求生意志。我對爸爸說,我絕不浪費時間,追求大富大貴,而是專心做學問,享受天倫之樂。爸爸聽了很滿意,於是說了“過小日子,做大事業”這8個字。這11天,是25年來我和爸爸感情最深的一段日子,我親眼見到他頑強的鬥志與毅力,陪着他度過生死交關的日子,我為這麼一位了不起的爸爸感到驕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