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輩第一個足跡

木蔻山●檢疫營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快樂星期天 -

18世紀,萊特(Francis Light)到達檳城不久後,來自中國、印度和荷屬東印度群島的移民,紛紛來到檳城尋找機會。在海峽殖民地成立後,檳城漸漸發展成一個繁華的地方,一個繁忙的貿易港口。除了移民,還有許多商人、航海員、勞工、小販等等。當時的居住環境既擁擠、惡劣又不衛生,而瘧疾是造成死亡的常見原因,各種傳染病如霍亂、痢疾和天花病毒十分流行。

1871年,一場嚴重的天花病毒影響了很多人,任何族群、貧者或富者都無可避免遭受其害。於是殖民政府在木蔻山的東南部建立了檳城第一個檢疫營,用以檢查剛抵達的移民,也用來隔離傳染病者。

第一批抵達者於1877年在這里接受檢疫。這里的住宿設施非常簡陋,移民被局限在亞答葉蓋成的檢疫亭,他們必須自己準備食物。

●移民激增,環境過度擁擠

檳城是進入海峽殖民地和馬來亞的主要出入口。1880年來此的移民為數36萬人,並在接下來的10年再增加一倍。隨着入境人數的增加,這個檢疫營變得過度擁擠,環境極度不健康。送進木蔻山檢疫的健康入境者,反而可能在那里感染疾病。

舉一個眾人皆知的例子,1907年9月一艘蒸氣船提斯塔(Teesta)在木蔻山靠岸,船上有2500名印度苦力。航行期間爆發了霍亂和天花。這些乘客的登陸,使檢疫總人數爆增到三千多人,他們被安排擠在島上簡陃的木棚里。無可避免的,營地發生了嚴重的動亂,政府當局便派出50名錫克族警察控制場面。事後,當局開始規劃一個大規模的新檢疫營,但這項計劃要4年才能完成。

1911年,新檢疫營終於完成,它位於木蔻山的東北部。規模非常大,一次可容納四千多人,相信是當時最大的檢疫營。政府的政策是,每個移民或苦力,包括從外國回來的朝聖者,都必須在這里檢疫。但因移民人數太多,這個新陣營很快又出現過度擁擠的狀況,運作的前10年期間,已經要應付超過50萬人。到了1940年,超過120萬人進行檢疫。

●登陸馬來亞的第一步

1945年日本投降後,英軍返回馬來亞,這個檢疫營便用於收容971難民。這些難民是修建泰緬鐵路(又稱“死亡鐵路”)的強制性勞役。後來在馬來亞緊急狀態期間,它又用來拘留左翼政治犯和共產主義分子。

拘留者遷移之後,檢疫營在1951年重新整修和重新用作檢疫營。停靠在木蔻山的船只,所有乘客都必須通過隔離及檢查他們的疫苗證書。只有在隔離過程檢驗出沒有疾病的癥狀,他們才能登上檳城。通常來自印度的乘客大多都有疫苗證書,而來自中國的乘客則被強制隔離。中國移民即使持有相關的證件也不受承認,因為中國當時還不是聯合國的成員國,不能頒發國際疫苗證書。

今天大多數馬來西亞人,他們的先輩若是來自印度和中國,相信都曾經到過這個檢疫營。木蔻山是他們的祖輩登陸馬來亞留下的第一個足印。

1969年,檢疫營連同麻瘋病院、結核病療養院被關閉,並轉為思想改造營。

木蔻山東北部的隔離檢疫營。(圖片來源:麥克吉比)

研究木蔻山檢疫營的英國歷史學者麥克吉比。(圖片來源:Creighton

Connolly)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