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又陌生的旅伴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市場情報 -

總覺得歷史上那些“發現新大陸”的人,實在太偉大了。世界這麼大,而我們如此渺小。但在那個發展遠遠不及現在的年代,人們卻靠着當時代的航海技術毅然踏上旅途,一艘艘大船向着深藍色的海洋駛去,去找尋想像中的土地。那是件無比勇敢且浪漫的事。多虧他們的努力,我們開始有了關於世界的概念,繪出了世界的模樣。現在的我們得以看着地圖想像,或許有天我會在希臘愛琴海;也可能在原始的非洲大陸;不然就是到北歐見證魔幻般存在的極光。

旅行讓我對世界充滿好奇與憧憬。而爸爸則是開啟我對旅行的想法的人。小時候,是爸爸帶着我去旅行的。我們去過人們把汽車輪胎當作泳圈的海邊、到過冷冷的雲頂高原坐雲霄飛車,甚至還跟着旅行團到過中國遊山玩水。帶我走出小小城鎮到他方去的人正是爸爸。但長大後,爸爸不再參與我的旅行,我的旅伴變成了年齡相仿的朋友們或是自己。

有時我會這樣想,生活在本體上也算是場永不結束的旅行。離開最熟悉的家,在大城市裡四處遊走遇見新的面孔,探索新的事物,產生新的觀點。因為家人的信任,我才能有如此灑脫自在的生活旅行。因為家人的包容,我才能無後顧之憂地繼續往我的夢想前進。因為家人的瞭解,我才能一次又一次往更遠的地方飛去看見更多遠方的人事物。而他們犧牲的,是參與我的生活旅行的機會。回想起來,和爸爸最後一次的旅行大概是中學時期十五十六歲的事了,這位我曾經的旅伴經過了十幾年的時光,變得既熟悉又陌生。正好踏入人生30的我在今年一直有種“該做些什麼”的想法,於是便促成了這一次帶爸爸去旅行的契機。即使只是短短的一個星期,但已經足夠創造出屬於我和爸爸的共同回憶。因為回憶,是歷久不衰的,它甚至可以是生命裡永久的存在。所以我需要這一趟旅行,至少我是這樣想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