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奏曲28:煉金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市場情報 -

給15歲的阿卡:

《鋼之煉金術師Fullmetal Alchemist》動畫片原聲帶找來了波蘭華沙愛樂樂團與合唱團錄製,這件事本身就充滿符號意義。

荒川弘這部經典動漫,故事大背景和結構受到歐洲兩次世界大戰的影響極深,尤其人造人把人類集體煉成賢者之石的情節,讓人聯想起猶太人大屠殺的殘酷歷史。

波蘭土地遭納粹德國重手蹂躪,華沙被轟炸得面目全非,惡名昭彰的奧斯維辛集中營也在波蘭境內成立,成為死亡的代名詞,那些數不清的非人事件。

華沙愛樂樂團1901年成立,曾負責舉辦首3屆蕭邦國際鋼琴比賽,拉赫曼尼諾夫、普羅科菲耶夫、拉威爾、聖桑等傳奇音樂家都曾與樂團合作,無奈二戰期間難逃魔爪,有資料說,樂團一夕間失去超過一半成員,戰後才慢慢重建,如今已是波蘭的國家樂團。

《鋼》原聲帶由具備如此歷史關聯的樂團演奏,意義更是非凡,只可惜兩次看動畫的時候我都沒注意到這個細節,直到最近重聽當中的合唱名曲〈Trisha Lullaby〉,才發現這張原聲帶來頭不小。

這個樂團也錄製了波蘭——日本電影《歡迎光臨虛擬天堂》(Avalon)的電影原聲帶,其中〈Voyage to Avalon〉的女高音與合唱團演唱震懾人心,比《第五元素》的超高音有意思多了。

《鋼》的企圖心很大,荒川弘構建了一個複雜的世界,而且她懂得見好就收,不讓作品拖太長爛掉。現在看《進擊的巨人》,感覺它的故事有點快走入死胡同了,城牆外何其龐雜的世界,諫山創要怎麼自圓其說呢?你看荒川弘,她無意搞噱頭,要談的就是人性,抓緊兄弟情、對母親的愛、朋友間的羈絆……她要告訴大家“有限”的可貴。因為生命有限,靈魂不可複製,存在才有意義。《鋼》原聲帶一首很有名的合唱曲〈Lapis Philosophorum〉(拉丁文:賢者之石),借用文藝復興時期的魯特琴伴奏,一句句探問:“賢者之石,到底要犧牲多少人才能抵達幸福之橋的彼岸?”這首歌不時在劇中出現,一個字一個字跳音的處理,好像在叩門。每次看到休斯中校被殺(2003版看一次,2009版看兩次),都很動容。到底要犧牲多少人呢?後來休斯就成為線索成為符號。以前讀《岳飛傳》,讀到湯懷自盡也很難過。他們不過是故事裡的小人物,沒有什麼大英雄的能耐,卻獻出了生命。

如果煉金術可以煉出和平,犧牲一定是材料之一嗎? 15年後的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