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與生存的意義

文/蔡詩萍(台灣作家)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兩 年一度的馬華文壇盛事,星洲媒體集團的花踪文學獎,我今年有幸受邀擔任報告文學獎的評審。

我必須說,水準之高,議題觸及之深廣,皆令來自台灣的評審,感觸複雜。

大至東馬(即砂拉越一帶)原住民的處境,緬甸羅興亞族的難民,伊斯蘭信仰對LGBT的壓迫,小及腦性麻痺症個人的奮進歷程等等,都實踐了報導文學,在議題論述與文字感性的雙重高標。

我的心得是,馬來西亞華人已經在地化的,不僅落地生根,甚且,與這片生機勃勃的熱帶國度,緊密的結合成一體了。他們的文字,他們的創作,是這個族群多元,信仰多元的土地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

整個文學獎,最盛大的頒獎典禮,規模之盛,用心之細密,恐怕早已超越台灣類似的典禮。這感觸絕不誇張,同行的台灣作家們,走出典禮后,你看我,我看你,都有同感:人家把這頒獎典禮當成奧斯卡規格在做啊!

而且,每次的盛典,會頒獎給一位仍在創作的馬華作家,以書為憑,受獎者無不倍感榮耀,激勵了他們在寫作路上的意志。

最高榮耀當然是兩年一度的世界華文文學獎,今年頒給白先勇。他親臨受獎,發表了一小時的演講“從《台北人》到《紐約客》”,娓娓道來了他知名篇章裡,小說情節的由來,非常的有趣。

我格外被感動的,是他對文學的熱忱,是他在推動崑曲時顯露的文化關懷。

這是一個社會之所以不會沉淪,一個民族不會喪失其文化認同的憑借。寫作,有什麼意義呢?文化的累積,與創造,有什麼意義呢?我在吉隆坡參加花踪文學獎盛典的當晚,台北的金曲獎也在頒獎。我手機裡不時傳來各項獎項的名單。

這真是美好的一夜。我在吉隆坡參與當地華人的文學盛宴,我心仍繫在台北金曲獎的動向。

文學,音樂,文字,音符,流動的符號,串起了生活與生存的意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