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

之心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文/王湘晴(雙溪大年)

用着僅剩不多的力氣把靈氣耗盡的軀體拖回宿舍。早上8點鐘到下午5點鐘的課,總會讓我覺得仿彿被幽禁在暗無天日的黑洞3天3夜之久,儘管只是干坐在講堂裡也感到能量和精神源源不絕地外洩。

這種消耗能量的一天結束之際,唯一的開心事就是有幸在宿舍樓下遇見馬來攤剛剛張羅好桌子,正把麵包、蛋糕一個個擺在桌上。對于麵包控的我來說,只是看看麵包也足以點燃我的開心。

停留在馬來攤前,看東看西,東挑細選,那位馬來大叔應該永遠都不能明白怎麼買個麵包也能如此糾結,這是選擇困難症者永遠的痛苦。

好不容易終于挑了芋頭海綿蛋糕,大叔手腳利索地替我打包好,我斜肩背着書包伸手進去找一找,把書包翻到底了還翻不出錢包。腦袋在回憶庫裡搜索錢包的蹤影,依稀投射在眸子上的映像看見淺黃並帶有格子紋路的錢包靜靜地躺在宿舍的櫥上。我只能窘迫地對他說今天不買了,忘了帶錢包下來。馬來大叔卻二話不說地就把海綿蛋糕塞到我的手上說:拿去拿去,不用緊,拿去吃。

我再三推搪,我並沒有一定要吃這個海綿蛋糕。他堅決要我拿去吃,改天再來還錢。仿彿害怕我沒有這個蛋糕明天會餓肚子。也不知是為了減低他的愧疚感還是純粹因為自己的貪吃,塞來塞去的最終結果還是接過了蛋糕。

當晚我再到宿舍樓下把錢還給他時,他一臉茫然地看着我遞過來的錢。他已經忘了剛才的我,忘了沒帶錢的事,也忘了是哪一個蛋糕。把錢遞到他手上,胸口暖暖的有種莫名的感動。

在這偌大的城市,利益與金錢橫流,現實中卻還有一顆赤子之心靜悄悄地敲打我的心門。

腦海裡模糊的影像中,勾勒出對面那家茶餐室裡臃腫的安娣算經濟飯時,大聲叫的“7塊”,然後在我挖錢包的空隙間思索了多一會兒,再不甘心少算地補上一個字:“半。”我也只能愣愣地把剛掏出7令吉的手僵在空中,很無奈地再挖出50仙。

現在不與你每分錢都斤斤計較的已經很少了。現在做了好事卻又不記得的,更少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