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朝鮮人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活力 副刊 -

朝鮮接二連三試射導彈,國際局勢隨時急轉直下。當國際評論爭議開戰或不開戰之際,熟悉朝鮮的人說,朝鮮一直處於“永恆的戰爭狀態”。朝鮮是世界新聞自由排名倒數第二的國家,在外人看來,是世界上最後一個神秘國度。毋庸諱言,家族傳承的獨裁朝鮮政體一直是西方主流媒體妖魔化的對象。然而,在肆意妖魔化的表象之下,朝鮮治下的人民,包括經歷千辛萬苦逃離朝鮮尋求自由的“脫北者”亦受到各種或表或裡的歧視。國家和政權之下,人,到底是人。顯而易見的道理,許多人今天都忘了。我們希望透過訪問脫北者、援助機構及曾深入朝鮮採訪或工作的人士,呈現我們可能不熟悉或可能自以為熟悉的朝鮮,呈現那些有血有肉、怯弱和勇氣並存的個體。政體雖然有別,但人類相通的地方更多,包括對自由的追求及對故鄉不可或忘的思憶……

2014殺、強暴、刻意造成飢餓等侵犯人權行為。國際刑事法年2月,聯合國發表了朝鮮人權報告書,指出當地的濫

院提出要以侵犯人權罪起訴朝鮮領導人。然而,這篇報告內的三百多個重要證人,多半選擇匿名。國際間無疑需要一些具備英語能力的脫北者,為困在高壓牆後面的2500萬朝鮮人發聲。

23歲的朴研美是其中一個挺身而出的脫北者。近年她到處演講、接受媒體訪問,撰寫的回憶錄成為暢銷書。然而,揭示真相需要付出代價,她屢次受到朝鮮政府的監視和恐嚇,當局直指脫北者為“叛國賊”,恫嚇他們一旦回國就會被抓去槍斃。不少脫北者身體得到自由,但內心惶恐,不時憂慮遭遇暗殺。今年2月,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同父異母兄弟金正男被刺殺,朴研美也開始關注自身安全問題。

每次回憶都是身心的敲打

脫北者離開朝鮮和中國之後,千辛萬苦透過韓國駐東南亞國家,取得定居韓國資格,在最初抵達韓國時會接受適應課程,並在最初5年獲一名官方人員協助安置生活。朴研美一直只需提供自己的行程表,但自她開始演講之後,便受到官員來電告知,朝鮮政府正在觀察她的一舉一動。

後來,朝鮮政府甚至在YouTube發布影片,不僅指控朴研美是騙子和“人權傀儡”,更威脅可能會傷害她的親人。平壤政權花了不少力氣調查她過去的訪談內容,條分縷析,攻擊她講述的內容前後不一。朝鮮當局至今仍要採取各種方式限制她的言論,朴研美認為,脫北者演講,等如冒着生命危險。

朴研美逃難到韓國後,因試圖尋找失散姐姐,曾出席電視台節目。她表演唱歌跳舞,其實為了在節目尾聲中,在鏡頭前向在朝鮮家鄉的親友說話。後來她獲邀到海外院校演講,道來段段驚心動魄的脫北經歷,包括她曾在寒夜橫越戈壁沙漠掙扎求生。

事實上,許多痛苦的經歷已埋藏在心底,成為記憶,甚至成為她不願透露的秘密。脫北者始終需要重過新的生活,太執着過去,有時會成為負累。在她眼中,韓國雖然有子彈火車、現代化建築和流行音樂,但始終是一個保守社會,她曾憂慮自己故事的某些情節一旦曝光,便再難有容身之所。這個容身之所不是指肉體上的,而是精神上的。

朴研美曾發表過好多次演講,她說,每次演講她也會主動改動一些逃亡到中國的細節,希望能隱瞞自己曾經落入中國人口販子手上的事實。不願說的相信有太多,包括母親曾因保護她而遭中國人口販子性侵犯。她和母親曾經徹夜難眠,被種種的想法折磨。事情讓全世界的人知道的話,這樣挺身而出、為脫北者發聲的活動是否還值得繼續做下去?

朴研美曾在演講後,聽到一個學生說受到“inspired”。那時她回去查字典,才知道是“啟發”的意思。她慢慢亦發現,重整記憶能給她帶來力量,知道要誠實面對自己的過去,才能夠獲得真正的自由。她媽媽亦說, “你要告訴全世界,朝鮮就像一個大型的囚犯集中營。”

無法信任身邊的人

她曾在公開講座中跟觀眾分享到紐約升學的生活點滴。“我在當地經常買沙拉吃,很奇怪,以前在朝鮮,我們是不會用錢買這些‘植物’作午餐。那時候,摘葉子、烤蜻蜓吃,反而是尋常不過的事,這樣倒也不必嚷着要節食減肥。”

“我的好友說,最近男朋友不給她打電話,感到很憂鬱。我很驚訝。在我過去學習中,沒有喜怒哀樂的情感詞彙。只要能解決三餐溫飽,就沒有煩惱。”

她強調,每個人的生活也有困難處,每個為生活努力的人也值得尊敬。而她,過去的生活不盡是困難,而是“不能接受”。如在上學途中,會看見屍體躺在路邊、鄰居莫名其妙的“消失”。她再娓娓道來從小如何被洗腦、自由如何被剝奪。“我們不曾學過什麼叫自由、什麼叫批判思考。只學習領導人的偉大。我曾經相信,每天在電視看見那個肥胖的領導人,也如我們一樣感到飢餓,他為人民犧牲了很多。每到周末,便要拿着筆記簿抄下領導人的教誨重點。他們鼓勵批鬥,找出同學錯處,要犯錯的人當眾認錯受罰。那時,我感到身邊同學在互相

監視,我們難以信任別人。”

朴研美說,朝鮮人民不能選擇自己的髮型、衣着,而且未試過上網。幸而也有機會看一些官方揀選的西方電影,不過由於電力供應十分不穩定,一套《鐵達尼號》,她用了3個月時間才能看完。

“媽媽教我不要竊竊私語,我也曾深信領導人可以看穿我的心,甚至因為我心裏的壞念頭而懲罰我。到我13歲時,父親入獄,面對飢餓,我們一家不得不冒生命危險出走……”朴研美的經歷可能給很多聽眾獵奇的味道,但是她談的重點其實是人性。其中她離開朝鮮後才發現自己從來不認識家裏的父親,因為在政權的洗腦和監察下,她父親亦要在家中戴上面具,不敢批判政權,所說所做的,根本都不是內心真正相信的。今天,朴研美明明知道朝鮮會視她為眼中釘,仍選擇站出來發聲,正是因為她要說出一個人內心真正相信的東西。

朴研美也說到,她過去對自由的誤解,令她重過新生活遇到不少困難。她以為自由是可以看電影、穿牛仔褲,而不知道原來自由的重點是選擇和責任。人家問她喜歡什麼顏色,她不知道,不敢答,如果不是教科書的標準答案,她害怕答錯會否被責罵,因為她從沒學會人有權選擇。

離開朝鮮後,她才學懂什麼叫管制、動物權益、氣候變化……自由不是很崇高,不一定跟高層次打壓有關,其實自由貼地到不得了,它可能關乎父母是怎麼樣的人,你喜歡哪種顏色,自由就是這些,你可能沒有這樣想過。

在鄰里互相監控的環境裡長大,許多脫北者自言學會了不信任別人。

朴研美的自傳作品《為了活下去》備受注目。

▲現年23歲的脫北者朴研美認為,脫北者演講等如冒着生命危險。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