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助逃亡,只因我看見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焦點.國際視野 - 文:鄭祉愉

22年前,來自韓國的千基元在中國吉林的朝鮮族自治區延邊做生意,他眼中只有貨物和金錢,但就在那裡,那個中國和朝鮮的邊境,他看到了生命中遇到的第一個脫北者──一具結了冰的屍體。他後來成了首爾二合一教會(Durihana)的牧師,幫助超過1200名脫北者逃亡,被譽為韓國版的辛德勒(二戰時協助猶太人逃亡)。他說:“這些人失去了所有權利,我所能做,最重要的只是恢復其人性。”

千基元牧師開拓逃亡之路

2002年,千基元牧師在蒙古邊境因協助脫北者逃亡,遭公安逮捕,囚禁8個月,舉世矚目。他避談那段經歷隨之而來的虛名,他“從來沒有期待過”。

《國家地理雜誌》曾訪問他,他坦承收到消息,“朝鮮想我死”。60歲的他從來沒有考慮過退休,依舊埋首救助工作,24小時待命。“從中國回來之後,許多脫北者聯繫上我,教會成了脫北者的窗口,這麼多需要幫助的人,我停不下來,必須繼續。”

他現在已不能再入境中國,然而脫北者口耳相傳,仍然有許多人透過各種管道聯絡上他。中國邊境控制,自兩年前收緊,由每年2000人脫北跌至1000人。過去脫北者的逃亡路線,由他開創,從中國東北,披星戴月,橫過沙漠,千里逃亡到寮國、泰國等國家的韓國大使館……匪夷所思的逃亡故事,打動了許多人。中國國土由東北到西南一段路,許多人失敗了,只因為公車、火車、巴士,公安會檢驗身分證。朝鮮人在中國沒有身分,是致命弱點。好運的話,一星期便過了境,最多兩星期……一旦失敗,脫北者會被調查6個月,生死未卜。千基元從來沒有再聽過失敗者的消息。“最難過是這些人,我很心痛,沒能幫助他們走到最後。”對上一宗失敗案件,是10年前,他說起來,歷歷如在目前。

千基元仍然每一個月出差兩次,陪脫北者走東南亞這段路。以前脫北者離開中國,或取道泰國,期間由教會提供必要的保護;近年隨着韓國跟寮國的關係好轉,脫北者可徑往駐寮國的韓國事館,省去不必要的枝節和風險。

悲劇不能代代相傳下去

逃亡的路,永遠漫長、曲折。當脫北者離開了朝鮮,地獄之門卻在中國打開,人口販子、掮客剝奪了許多脫北者的愛情,她們被迫嫁給中國男人,並且誕下了沒有中國戶籍的脫北者子女。這些歷史錯誤造成的個人創痛,往往難以彌補。韓國政府雖然有支援脫北者政策,卻只承認百分百韓國血統的脫北者,換言之,那些脫北者子女成了一個援助黑洞。這樣的孩子,據估計約有2000人。“他們好像隱了形,其實他們最需要得到關注,不然他們會誤入歧途,成為社會問題。”

二合一教會曾在中國為脫北者混血兒成立孤兒救助組織,卻遭公安一而再打擊刁難。他們只好將無父無母的孤兒直接送到韓國,給他們讀國際學校。該學校幾年前成立,專供不同年齡的中韓混血孩子適應環境,他們有的成功轉到韓國主流學校,但有的始終無法適應其他學校。

在這間寄宿學校中,不同年齡的孩子和老師、傳教士住在一起,大的管小的,好像一家人,共同成長。“我見到他們便雙眼發亮,很高興。”

越洋訪問時正是星期日,孩子參加教會戶外活動,拋着球、玩遊戲,清脆的笑聲從話筒傳來,為我們翻譯的教友Jason說,孩子都待千基元牧師好像爺爺一樣。最近戰爭的陰影,仿彿離他們很遠,千基元牧師的聲音擋在孩子笑聲的前方,說:“我不害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