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噩夢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焦點.國際視野 -

1986年出生的姜赫寫了一本脫北者自傳,名為《這就是天堂》,本書還有一個副題叫“我的北韓童年”。跟許多脫北者故事一樣,他看過屍體,見過行刑,經歷饑荒,烤蜻蜓,打飛鳥,最終因寒冬把樹木砍掉用來燒柴,結果樹林光禿禿,一無所有,所有能吃的動物也隨樹林一併消失。

幾歲開始過着逃亡生活,跨過圖們江來到中國,續逃避中國公安,惶恐、絕望、掙扎、峰迴路轉,不可思議地逃到東南亞,遇到基督教組織,最終透過韓國駐當地大使館來到韓國……

耳熟能詳的脫北者故事,可能見怪不怪。但是,這本書最打動人的部分,不是身處朝鮮的荒謬(例如數學科教科書用女孩手持多少個手榴彈來代替有多少個蘋果),也不在逃亡的過程如何驚險曲折,而在姜赫終於安全逃到韓國,似乎可以享受自由的時候,重大的衝擊才真正出現。

他發現噩夢還沒有完結。脫北者在韓國幾乎找不到工作,很多人淪為酒鬼,有些人甚至自殺了。

姜赫到韓國時年紀不算大,不久獲安排進入一間中學讀書。後來他聽到另一間中學有兩名朝鮮人整天被嘲弄,於是伙同20人組成脫北者兵團,到那間中學,拿着各種球棍和武器,把一堆韓國惡霸打到送院。

結果受罰的當然是來自朝鮮的惡霸學生。姜赫事後回想整件事,寫道:“要是在朝鮮打架,挑釁的一方要受到責難。但是這裡相反,即使你是被對方挑釁,最好也不要理會,因為第一個動手的人會受到處罰。在朝鮮打架的原因比較重要,在韓國重視的是後果。我認為韓國的方式比較不公平。”

韓國人歧視朝鮮人,一方面取笑他們長得矮小,一方面指摘他們好勇鬥狠,經常欺騙別人。他們看不到,人類其實只有一種分類,就是人類。

朝鮮人最可怕的遭遇,是以為噩夢過去了,但原來噩夢一直揮之不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