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

害羞與敏感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文/楊慧子(史里肯邦安)

一個尿布意外露餡兒的小女孩把裙子拉下,把那白色的部分遮蓋起來。她這個舉動是有意識的,似乎怕羞,小小年紀還懂得顧及形象。這個小女孩長大了,依然地保守,也怕羞。她一般上的穿着得體,最開放的極限去到吊帶熱褲短裙,甚至貼身泳衣。對於一個華裔女生的穿着,這屬正常不為過。至於低胸比基尼三角褲,根本就是不可觸碰的底線,街上任何的路人甲女生,十個裡面最多可能只有一個有這樣的自信和勇氣吧?

我就是上述那位已經長大的小女孩。雖然身形修長,但身材平平。一直以來,對於胸部的課題稍微敏感。追究起來,就是曾被人嘲笑“飛機場”的原故吧!被取笑是一個很巨大的傷害,嚴重的話致使受害者留下無法磨滅的陰影,一輩子走不出來。慶幸的是,我釋懷了,不再抗拒或迴避一切有關胸部的課題。

媽媽是那位助我走出敏感區的偉大功臣。我來不及感謝她也沒有關係,因為她從來不知道我患有這個無傷大雅無致命傷的敏感症,更何況我不曾向她透露。後來,一向注重健康的她竟患上了乳癌,讓我不得不正視胸部的課題。

右胸口上的那一片黑紅,赤裸裸地袒露在我眼前。前所未有的揪心。如此畫面的呈現絕非自然現象,而是讓醫生們抽取細胞樣本,進行化驗以鑒定是否屬於癌細胞的手術禍害。難以接受幾個男性醫生直視那被解開衣扣部位的尷尬,也難以想像鋒利的手術刀在乳房上刮下皮肉的血腥,更難以忍受那皮裂血流的痛楚。在這種關乎性命,大難將至的緊要關頭,我還在乎那些禮數小節有何用?保守害羞的禮節根本就是沙漠中的一顆沙子,顏面在生命裡似乎不再那麼重要了。

看着媽媽日益漸瘦至皮包骨的身軀,胸前凸顯的筋骨實在叫人心疼。那血淋淋的傷口,用棉花沾上消毒藥水,蜻蜓點水式地清潔。然後撒上藥粉,敷上網狀藥貼,再以網紗覆蓋,白色的膠布固定,完成清洗傷口的步驟。偶爾,喜見傷口漸愈結成的死皮,忽又驚見死皮脫落後鮮血湧出的驚心動魄。起初,接媽媽出院後對傷口處理的手忙腳亂,到後來因長時間實踐有術的熟能生巧,處驚而不動容,依舊鎮定的最高境界。

這4個月安寧療護的日子足以悄悄地在我的意識裡刪除對胸部害羞又敏感的症狀。在打點媽媽葬禮的當兒,我毅然簽下大體捐獻的契約,盼望往生後能有福報成為無語良師一員。當時,爸爸很是驚訝,因為早前的我遲疑後便推辭拒絕,沒有隨他和姐姐一同簽署。現在,我的這番舉動讓他感到欣慰,終於看破紅塵。確實如此,先前的我認為器官捐獻比大體捐獻更有意義,讓器官為能夠繼續活着的人操作。然而,我卻欠缺了那個簽下器官捐獻卡的機緣。直至此,我不再害羞於自己以後的大體被學者看光光,更不會為進行切割等模擬手術而感到恐懼。

除了跨越害羞與敏感,我甚至覺得自己也不會在面對肉體疼痛、傷口流血時感到恐慌無助。也許就像外科醫生或護士一樣麻木了,不知多年以後的我是否也如此坦然與勇敢呢?且靜觀其變。

媽媽,感恩您讓我釋懷,讓我成長,但願您在經歷抗癌路上,那份堅韌的精神永遠烙印在我心中,給我注入面對未來的正能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