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什麼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快樂家庭 -

和朋友天南地北的聊天,聊到另一位藝術界某人物,感覺我們都不很認同他的處事方式但都沒有給予任何批評。說着說着朋友說了一句讓我再也把持不住的評語:“藝術家脾氣是這樣的。”那時我也不知哪來的衝動說了以下一番話:“藝術家不也是人一個,不長三頭六臂。”

“藝術家有什麼特別?假如不必呼吸那才叫特別。”

“藝術家就可以另類的生活?其實不也是還得一樣為生活而活。”

“藝術家當家長了就不必負責,讓孩子天生天養,吹風就會長大?” “藝術家就不必對社會負責?” “藝術家憑什麼就要有藝術家脾氣?憑什麼?”

當下,我心中有股莫名的憤怒,就因為藝術家習慣了有“藝術家脾氣”當盾牌,很多時候說話或做事都可以不必理會別人的感受,犯眾憎也只是覺得別人是嫉妒,所以自省絕對不會發生。因為自我感覺良好,覺得“一般人”不會明白,解釋當然更是浪費時間,總是覺得自己高高在上很了不起,還以為有藝術家脾氣是非一般的!悲哀呢。

為何只有“藝術家脾氣”

我回到家和先生說起“藝術家脾氣”,我說為什麼只有藝術家脾氣之說,沒有屠夫脾氣、老師脾氣、清道夫脾氣、司機脾氣、律師脾氣、醫生脾氣等等的,為什麼只對從事藝術的人套上藝術家脾氣呢?他靜靜地聽後說:“那是因為藝術家自己就很享受與‘另類’的事掛鉤,與眾不同才能突顯而出,不是嗎?”

噢,我忽然想起自己也不喜歡與大家一樣,比如我不認同用名牌顏料才能畫出好作品,無法理解為何畫畫要畫得像,無法忍受稱自己為“藝術家”的藝

術工作者。我不明白為什麼又要說自己的作品不能以錢衡量,卻又到處宣揚作品一尺多少錢,無法忍受讓自己變成自卑又自大的藝術工作者,這樣的世界太小了。忽然我覺得自己像“憤中”,最近對很多事都有很多看法,就是要與身邊的人分享分析,有時根本就不是想得到回應,只是想把腦裡想到的事說啊說的,因為只有這樣,我才能不斷反思。

“弟弟,你一直說一直說,好像老公公。” “我不是老公公,我是老弟弟。” “那媽媽一直念一直嘮叨,變成老媽媽了。”

“你變成老媽媽還是我的媽媽啊!”

“那我變成老媽媽,你是老弟弟,我們一起老老的好嗎?” “我不老,公公老。”對啊,不管是怎樣的稱呼,畫家、音樂家、文學家等等,也一樣是普通人,人還是要面對自己,不管是什麼“家”都不比有個“充滿愛的家”來得滿足。不要因為忙而不回家,爸媽、孩

子、伴侶都等着你,而你又憑什麼不回家?

《吃飯了》林理言,5歲 滿滿的飯菜等你回家,你回了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