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婦是一家之主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快樂家庭 - 文:本刊特約(寄自台灣)吳娟瑜

“在這個家,我沒有位置。”幾年前,當兩個孫子還在小學階段時,有一天,媳婦鼓起勇氣,來到我面前說。

什麼是“沒有位置”?我迷糊了。我們不是為了讓媳婦安心上班,當孫子們在幼稚園階段時,送去接來,總是很樂意付出;我們為了讓小朋友及早吃飯寫功課,不都是坐在書桌旁督促嗎?假日時,早早帶小朋友出去走動,不就是為了讓她多睡一會兒嗎?

“沒有位置”?什麼叫做媳婦在家裡的“位置”?我開始琢磨個中意味。

當時,可能她年紀輕,點到即止,不再多言。我雖然身為所謂的“專家”,可碰到自身問題,也不好輕舉妄動,擔心破壞雙方關係。就在日子的輪轉,和各自忙碌中,慢慢看出端倪了。

課業上:我的老公Show,也就是媳婦 的公公,當年可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自認教孫子課業綽綽有餘,因此搶在前頭,就自行當起小朋友的總管,偶爾還會向媳婦抱怨孫子們的課業問題。

生活上:由於我和Show自認身強體壯,因此,跑操場、到遊樂場、博物館、電影院……,仿彿重返當爸媽的感覺,興致沖沖地自行規劃,帶着孫子們玩,頂多向媳婦告知一聲。

互動上:Show一向講話大聲,又當老闆多年,愛發號施令,有時也把家人當員工差遣,我偶爾抗議一下,但為了家和萬事興,忍一忍就過了。但是媳婦呢?我怎麼沒想過她的感覺?她在工作上是表現傑出的受獎人士,在家卻有志不得伸。

決策上:通常,在決定去哪家餐廳 聚餐?哪一天出席活動?或是媳婦的老公(我的兒子)讀哪一所研究所都沒有請教她,仿彿她是局外人,沒得商量。

啟動退場機制

媳婦好歹也是受過高等教育,在職場上備受尊重,可是在我們家,她就像以前我在婆家的感覺一樣,少有聲音,不被請教。加上,我因為常在媒體出聲,一談到婆媳關係,一定會談到她,有時在現場氣氛的要求下,難免在說說笑笑中,出現了玩笑之詞,這點對她實在抱歉。

自從媳婦提到“家庭位置”後,經過近三四年調整,我早已啟動退場機制,當小朋友習慣地跑來問東問西時,我會告訴逐漸進入青春期的Coobie和Ricky:“這件 事要先請教媽媽的意見。”讓他們進入小家庭的核心,由他們的爸媽來主導。

目前,逐步改善的關係裡,生活起居、課業規劃、選擇學校……多由媳婦主導,我的兒子就是配合支援。我們做公婆的更是樂得放下不必要的責任。

最近,家中的景象就是媳婦在廚房忙碌,兩個孫子在各自書桌前寫功課,二兒子Arthur則忙着去採買食物配料……這種畫面不是很溫馨、很可愛嗎?相信媳婦已逐步找到她的位置了。至於我老公,他興致沖沖地告訴我: “前天,我正式和媳婦說……她是這個家的一家之主了。”

不是早該如此嗎?Show怎麼後知後覺這才弄懂。當然,我沒責備,何必五十步笑百步,我不也迷糊好一陣子了嗎?

時代不一樣,也該是跟上時代,儘快跟上媳婦的腳步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