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鬆平常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大牌檔 -

我坐在雜誌書同名的小店裏頭斷斷續續寫着每個星期三截稿的“日常週記”,因為駐守在小店的時間是一整天朝十晚十的12個小時,所以我把手提電腦帶來,在沒有來客或者已經給來者送上餐飲寒暄之後繼續寫。從前在雜誌社上班或者在家接寫字案的時候,我需要坐在感覺舒心可以心無旁騖的位子上寫,現在無所謂了,坐在吧檯高腳椅坐在小書架前靠背椅停停寫寫,大概是因為衹要800字的週記不會為難自己,這樣不拘泥一時一地的練習也是一個進步。當然,我對於把生活搬到店裏頭來過始終不想妥協,一定還有更好的方案,比如 日常天我和風同學一人6個小時輪班,開店2個月的初始階段開源節流無法聘請全職店長,所幸我們樂此不疲,我說的是腦袋態度不是身體狀態。

我每次都好奇來到小店的人們是怎樣找上門的?越來越多人告訴我是因為看到〈快樂星期天〉“日常週記”,我強裝鎮定其實感到不安知道了有一些人看完我的週記,我的日常稀鬆平常。可是可是,會寫詩的詩人帶着朋友來了,媽媽帶着先生孩子們一家子來了,阿姨帶着女兒來了,女孩帶着男朋友來了,一名母親暫時把幼兒寄放在媽媽家自己來了,對於他們過來看看我們,我但愿他們沒有失望,我把自己喜歡的飲料和食物通通端出來款待人家才稍稍安心,多麼窩心他們和我說掰掰同時對我說加油。我上次說期待小店有能力讓人暖和,事實 上是因為你們來了所以才有了暖度。

前陣子隨林悅姐姐去印度深度旅行的小店好鄰居“隣人”靈魂人物之一的Danglas先生歸來了,我一直深深感激他不吝嗇分享他的開店經驗和資源,讓第一次開店的我們不必繞圈圈卡在胡同。他出走的一個月裏,我們盼着他歸位,好像有他在我們就會鬥志昂揚就要并肩同行。有一天關店前他在我的雜誌書架放了5本書,其中一本是邊境流浪者謝旺霖的作品《轉山》,我坐在吧檯高腳椅子翻開第一章讀得熱淚盈眶,說不上是那一個段落,隨手摘錄: “在孤獨的旅行中展開自我的對話,身體在移動的同時就是不斷向內的回溯與解剖。”

可是我并不孤獨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