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興好玩

文/謝敏潔(安邦)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SIN CHEW PLUS -

美術館的咖啡廳,立了一台老鋼琴,外形嬌小、獨特。掀開琴蓋,心裡咯登一下,因為眼前這台鋼琴竟是法國老牌——普萊耶爾(Pleyel)。退兩步,看清楚這位流落異鄉的貴族,如今像垂老的街頭藝人,損了三、兩顆高音鍵,但無傷大雅。輕敲琴鍵,清脆的琴聲錯落在安靜的空間,兩桌客人回頭找尋音源,鋼琴下的貓被嚇得彈開,遠遠地。

“客人,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陪她玩玩。最近都沒客人理她,她都快悶死了。”服務生遞上餐單,用眼神送出邀請。“沒關係。”我搖頭,連忙找個位子坐好。

未幾,你來了。拉開椅子坐下,劈頭第一句話: “噢,是Pleyel耶,不常見啊!蕭邦、李斯特、德布西都喜歡她。怎樣?不彈一首嗎?”

“有琴譜的話,還OK,但這樣……沒準備,真的不行,會彈錯的。”我舉手投降。怕表現不好,怕驚擾他人,怕成為笑話;保持沉默,是因為擔心別人察覺自己的弱點。

“求求你,犯個錯吧!這些旁枝末節,盡力就好,錯了又不會怎樣。”你躍躍欲試,未等咖啡上桌,人就搖到鋼琴前,投入地彈了起來。在不按牌理出牌的天才身邊,總有幾個照劇本走位、說台詞的配角,包括我。

“彈琴不只是用眼睛看,要腦袋記。”鋼琴老師用手絹將我的眼睛蒙上。那年,8歲的自己像一隻被捕獸器擒住的羔羊,動彈不得。一場又一場的“3分鐘即興盲彈”,把我嚇壞了。暗黑的世界裡沒了譜,就像船在汪洋裡丟了指南針;於是,缺乏冒險精神的我硬背琴譜,規矩地開始,安分地結束,但老師顯然不滿意,她在練習簿上批註:“勇氣,比聰明和努力更重要!”

如今,我凝視着你,在鋼琴前彈起生疏的樂曲,偶有差錯,但快速修正、調整,甚至露出滑稽的神情,幽默地自嘲,逗得在座幾個小孩兒圍上前跟着哼唱。儘管磕磕巴巴地,但總算把幾首歌彈完——愉悅,在咖啡廳裡流淌。

此瞬間我領悟,生活中那些突如其來的任務,就算閃得過這次,也躲不過下一次。期望有了萬全準備才動手去做?那是不可能的。而尋求平衡和努力完成的過程,就像孩子學騎腳踏車,開始總是東倒西歪,不怕摔、不怕被笑話、敢於冒險,也許更容易成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