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味

文/陽晴(古來)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調職到東海岸工作的那段日子,因獨自一人在外漂泊,少了家人的陪伴,我順理成章的變成名副其實的工作狂。準時早上7點上班,下班時再次看看手錶,已是晚上九點多。回家有人為我等門的那股期待感在這段日子裡暫時從缺,少了那股迫切想要立馬回家的衝動,我養成了下班後外食的習慣。

我總愛在一間馬來同胞掌廚的小食店解決我的晚餐,鬧哄哄的熱炒店,鏟子與鍋子相互撞擊下炒出了一道道的熱食。白白的煙,濃濃的食物味道,夾雜了顧客們那不間斷的交頭接耳,那一句句吉蘭丹式的馬來語,對我這個初來乍到的外來者來說,雖陌生卻不違和。那樣的喧嘩,對一個疲憊而落單的外來者而言,起了一定的安撫作用,至少內心的寂寞暫時拋在腦後。或許一天的疲憊工作後,那樣熱絡的氣氛對工作時被迫要冷靜行事的我而言,是一種釋放,回歸到真實的自己——那一個私底下有些放鬆且懶散的自己。

我一成不變的點餐方式已成了我的標籤,年輕的友族老闆娘只要看見我到來,就會面帶微笑地詢問是否照舊,我總是笑笑地點頭。偶爾結束工作時,小食店已經接近打烊,我還是會碰碰運氣特地經過看看小食店是否關店了。若是沒有,那一如往常的熱食會成為我疲勞轟炸後的小確幸。

每到這時刻,食客也已寥寥無幾,剩下老闆娘一個人獨自掌廚和負責收攤。看着她一手把切碎的辣椒往鍋子裡一丟,嗆辣的味道撲鼻而來,還不亦樂乎地邊跟我對談。對談間很多句子都埋沒在鍋鏟聲中,無法聽清楚,但我確切的感受到了老闆娘嘗試字正腔圓地說着標準馬來語,想讓我完全聽懂她談話內容的那股貼心。

她有一搭沒一搭地說着生意,左手撒調味料,右手不斷翻炒,在她自己擅長的小天地裡展示着專長。少了平時的人聲鼎沸,難得安靜的店裡,忙碌的老闆娘頓時卸下了她多重的身分,仿彿回歸到一個普通家庭主婦的樣子。她把食物擺在我面前後,徑自在我面前的位置坐了下來閒話家常,說着幼子的體弱多病,說着我每天有些稍晚的放工時間,話閘子打開了就是滔滔不絕。

有段日子,老闆娘家裡有事放了長假,我每天放工的必去行程就在毫無預警下被迫暫停了。每每經過,還會邊開車邊探頭望望,期待老闆娘已結束休假,重新開業。生命中的際遇總是讓人措手不及,我突然接到了調職的消息,匆匆離開了東海岸,那個我曾經陌生卻也已習慣的地方,也來不及等到小食店重新開業跟老闆娘正式道別。

現在雖已身處不一樣的城市,但放工後那近乎一樣的夜色,使我懷念起那片土地,在別處尋覓不到的特有食物風味,還有那股讓當時的我有所慰藉的濃濃人情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