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衣女鬼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大都會\ -

我最近才搬進一個組屋單位。由于工作太忙,所以把搬進組屋的東西都擱着,一天收拾一點點,唯有這樣,才能兼顧工作和家事。

听說這間組屋已經擱置相當久,難怪灰塵滿堂,雜物堆積,牆壁陳舊駁落,窗口封緊,空氣污濁。如果不是為了省錢和交通方便,我也不會考慮這樣的屋子來落腳。

“沒辦法啦,誰叫自己窮,目前最重要是能以最省錢的方式過日子,才能在大都會里生存啊!”我自我安慰說。

“嘀!嘀!嘀!”有不明的嘀嘀聲從天花板掉在地面的聲音。

在好奇心驅使下,我去主人房內看個究竟。

“啊,血!”我感到震惊及手腳發麻,大聲叫起來。 X

X X X X X自從那天的恐怖事件后,我已兩個月不敢再回到那單位去。

“怎麼辦?搬還是不搬?”我猶豫不決。

這一刻,手機又在催命似的響起,那是包租婆的來電。真是討厭的包租婆,一直赶我盡早离開現在租着的房子!

“哎呀,搬啦!搬啦!”我只好粗魯地回复這個難搞的包租婆。

我硬着頭皮把自己的物品一件一件地搬离這里,心里想着,鬼有什麼可怕,包租婆的怒吼聲才真的嚇人!

我去到組屋單位,天色已經昏暗。我走進屋里,也到主人房去瞧瞧,結果什麼東西和動靜都沒有。我在想,是不是我上次疑心太重而導致錯覺?

劈開邪門的東西不提,也不刻意去想它,其實我年紀輕輕就在城中有屬于自己的屋子,已經

是大好福氣,房子再小再不好,也好過寄人篱下啊!

我當一切未發生過,又重新忙碌收拾起來。

忙着忙着……不知不覺已到凌晨1時,我累得昏睡過去。

“我要你幫我,求求你!你幫我找出那個殺人魔!”一把女子的求救聲在我耳邊回響。

“你是誰?我不認識你!”我回复這個看起來极度痛苦及穿得一身通紅的女子。

“我死得很慘!但沒有人可以幫我,幸好此時遇上你的到來。”紅衣女子嗚嗚哭着說。

“說出來吧!你要我怎麼幫你?”

“一個叫洪浩的賤男先奸后殺了我,他把我遺体丟棄在無人的荒野中。我死時剛好穿上紅衣。他租過你這單位,但現在已溜到他處去了!”

“你怎麼不直接找他報仇去,還流連在這里有何苦衷?”我續而加問她。

“這賤男有戀物癖,喜歡收集女人的貼身物,特別是紅色的內衣內褲、紅衣紅鞋襪,古怪透頂!上一回你到來此處看見主人房里的紅血滴落事件,就是我制造給你的幻覺,希望你繼續追查紅色行 。但你卻沒有再出現,我等得可急死了!”她越說越激動。

“不是我不想報仇,而是這個人身上佩戴着強大的金剛經文護身符,我一直不敢接近他!”紅衣女子繼續說。

“嗚……我有冤情無處伸,他還把我身上的紅色貼身物全藏在天花板上。你只要把這些物品取出,日后就是最好的呈堂證

供。你找此屋的前屋主,當時她租給那賤男有留下資料,就可報警查個水落石出及捉拿他!我在荒山野岭處感覺好冷好冷……我……。”她的聲音越來越小了,好似有東西拉她遠走去。

我一覺醒來,額頭上冒出串串汗珠,身体迅速彈起,頭腦嗡嗡地轉,感覺愕然和不知所措,我怎麼會做了這樣怪的夢?

是真是假,就待我爬上天花板去看個究竟罷。

當我打開天花板上的蓋時,手電筒一照,果然,一大堆紅色的物件散落頂處,紅彤彤一片,令我雞皮疙瘩。

X X X X X X

翌日,我到警局報案,把紅衣女子所報給我的夢陳述一遍給寫報告的警員,他竟然怒罵我別開玩笑開到警局里來。那個警員把我赶出警局。我感到万分沮喪,我答應過要幫紅衣女子,此時此刻,卻對這件離奇的事愛莫能助。

“噢,是我忘記了!這些紅色物件不是她說過取出作為證据嗎?還有……我怎麼忘了聯絡前屋主?”我記起紅衣女子曾叮嚀的這番話。

終于,憑着這些鐵證,我成功報案,警方也全力調查本月此件最懸及最玄的凶殺案。

殺死紅衣女子的凶手果真是洪浩,警方很快就破了案,我也放下心頭大石,心情舒暢地走在回家路上。快要回到家時,我隱約看到那紅衣女子微笑及鞠躬,雙手向我道謝的模樣,然后揮手掰掰而去!

我心里默默祝福她早日超生,一路好走……

我一覺醒來,額頭上冒出串串汗珠,身体迅速彈起,頭腦嗡嗡地轉,感覺愕然和不知所措,我怎么會做了這樣怪的夢?

文/貴竹子

▲亞答街咖啡創辦人兼總經理鄭盈(右)將產品移交給黃偉健(中)及黃淑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