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不見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SIN CHEW PLUS -

我的眼淚,狼狽地在風光秀美的佛家聖地,在莊嚴凜然、身高88米的靈山大佛前,決 堤了。

“哎喲!你怎麼可以讓你媽一個人在山腳下等你呢?人那麼多,你應該牢牢地跟着她的嘛!”聽着事後孔明們一聲聲一句句的譴責,我心中既委屈愧疚又惶恐,淚水汩汩而下。

40分鐘前,你因為腿腳酸軟,執意選擇留在山腳下小憩,說好了會合地點、慎重地認好了地標後,我隨着團友們攀登上了幾百級的階梯,參觀山上的廟宇。豈料……下山後,你卻宛如偵探片裡的“失蹤者”一樣,倏地在空氣中蒸發,不見了!

在我和領隊還有幾位熱心的團友四處尋找,你卻仍杳然無蹤後,我急得快要瘋掉了。再次拔足狂奔到山上廟宇外的廣場上,站在凜冽寒風中,面對着一張張漠然的臉孔,就像電影快鏡頭一晃而過黑壓壓的幢幢人影,我更是心亂如麻淚如雨下——茫茫人海中,讓我如何找着你?再環顧遍野的層巒疊嶂,往下俯瞰,竟是萬丈深淵。我禁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全身毛骨悚然——腦袋裡遽然湧現電影《臥虎藏龍》章子怡從山巔上墜落至懸崖的畫面而越發不安起來。萬一……

“慈悲的佛祖啊,請您顯顯靈,讓我們母女團聚吧!”我的整顆心因自責惶懼而痛苦地痙攣、抽痛起來。

最終只是虛驚一場。原來你經不起那對洋派夫妻戴維及海倫的遊說,隨着他們歡歡喜喜地上山參觀廟宇去了。3個人在偌大的寺廟裡慢悠悠地走走停停而誤點,竟把集合時間給忘了。當時那種害怕失去你的恐慌驚悸,找着你後“恍如隔世”、失而復得的欣喜若狂,迄今回憶起來,還是刻骨銘心的。

那是發生在2001年深秋時節,中國無錫太湖靈山大佛寺的一段往事。

6年後,你真的不見了。匆匆地、悄悄地、猝不及防地。

沒來得及好好跟你說再見,只能無奈不捨地目送你的靈柩置入墓穴裡,一坯坯的黃土將你我天人永隔。不甘心啊——我們在靈山大佛寺可是摸了佛手抱了佛腳的呀(據說,“摸摸佛手有福氣,抱抱佛腳抱平安”,在靈山抱佛腳能給人們帶來平安吉 祥、福壽康樂);而你一輩子那麼善良仁愛厚道,一直那麼注意保健養生,老天爺卻無情地在你和爸爸身上下了“好人不長命”的詛咒。

我們太思念你們

此後,我一直努力地遺忘那段最淒風苦雨最揪心難熬的離別時刻,用力地過好每一天。在你離去的一年後,終於狠心而不捨地將遺留着你體味的床單洗掉,將你用過的盥洗用品扔掉,將你出事那個早上讀過,然後放在浴室架子上的副刊跟其他的舊報紙一起送到了環保站。你不在了的5年後,我甚至更狠心地把許多留來紀念你的物品來個徹底的“斷捨離”。可我發現,度過了只能在心裡輕輕呼喚你,而永遠再也沒機會聽到你的回應的第10個年頭,口頭上很逞強地說已看透人生無常,已然放下,不時告誡自己要“回想美好的,淡忘痛苦的,珍惜此時此刻擁有的”——但一想起你,一股酸意仍會翻湧上鼻端,流竄入腦袋裡——如未經稀釋的蘋果醋般,酸且澀。

最近這幾年,一直和姐做着同一個夢。我們回到了家鄉的高腳木屋裡,你栽種的九重葛開了滿滿一樹的奼紫嫣紅,還俏皮地伸展枝丫,從百葉窗竄爬入客廳裡,滿室的春意盎然。回到了那最幸福無憂的童年時光,連傷你最深的浪人哥哥也還是質樸可親的。我們一如往常笑着鬧着聊着,討論着下一頓飯該煮什麼菜,說樹上的紅毛丹快成熟了,又是給我們增加收入的好時節了……但夢裡的自己又像局外人似的,頻頻理智地提醒自己這一切只是夢一場,你們早已化羽成仙多年了。於是,週而復始,夢境既溫馨又淒愴地佔領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那是因為,我們太思念你們的緣故。

思念從你永遠地合上雙眼後便開始啟航,我知道它一輩子都無法靠岸。

就這樣吧!有些事情,是我這個凡胎俗骨即使窮盡一生,也無法釋懷,無法參透,無法遺忘的。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說好了,即使今生再也不見,我們夢裡見吧。而且,我相信,我們總有再見的那一天。(註:20170711,為摯愛的母親大人仙逝10週年忌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