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觀抗癌的父親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快樂家庭 - 圖、文/廖涑惠(文冬)

父親節時,分外地懷念和想念親愛的爸爸。爸爸離開我們已一年半了。我依然清楚記得他勇敢抗癌的精神,親切卻震撼人心的笑容。抗癌的日子,爸爸從來沒有投訴任何痛苦,也從來沒有任何抱怨,更從不讓家人操心,也從不勞煩孩子。一切總是為他人而着想。

回想醫生宣佈爸爸得了肺癌末期時,只剩下6個月的生命,我們都無法接受這消息。心中實在萬分的難過!爸爸沒有任何肺癌疾病的徵兆和症狀,卻在身體健康檢查後才獲知得了肺癌末期。這消息實在讓我們感到驚訝和難以接受。

父親生病,尋醫,住院的這段日子,我從來沒有遺憾陪伴他一起走過這一段抗癌的時光。我尊重爸爸的選擇,不要做化療,採取了自然療法。爸爸也參與了許多團體活動,禪修與佛堂班。沒想到他活過了醫生所說的6個月生命,也開心地抗癌了3年。過去的3年裡,爸爸認識了一些熱誠的知交,豐富了他的人生觀。這一段人生,他讓我們覺得他實在瀟灑走了一回,七十來歲的老人家了,還經常駕車帶着媽媽到處逛、學習、聽課、運動、吃喝玩樂,實在樂得不亦樂乎。加上飲食的改變,好一段日子我們都覺得爸爸的病情似乎變得健康了,心情也開朗了許多。

沒想到死神再度的呼喚。2015年11月13日,爸爸因呼吸困難緊急入院。醫生告訴我們爸爸的癌細胞在淋巴管正擴散着。癌症病患者一有這種現象,通常只剩下24小時的生命,家人要有心理準備了。當時的我傷心極了,難以接受這事實。醫生向我說這現象不能讓爸爸知道,這會令到病者緊張害怕,癌細胞就會擴散得更快。我多次的擦干眼淚後,才能回到爸爸的病房。我握着爸爸的手,冰冰冷冷的。我心裡想,爸爸您一定要堅強,我不想失去您。但這一番話我說不出口,我想我一定會無法控制自己地嚎哭一場。我緊緊握着爸爸的手,我告訴他別緊張,只要他放鬆心情就 會沒事。爸爸很勇敢,我看着醫生幫他做“lung tapping”時,他一點也沒說痛,但我知道他心裡是害怕的。當時的我,回想起我小時候,爸爸就是拉着我的手去這兒那兒的,這一刻,我要緊緊握住爸爸的手,不讓他就這樣走了。

別嫌棄老了的爸媽

爸爸生命意念好強,出乎預料地戰勝了死神。我們大家都開心極了。但爸爸必須依靠氧氣桶提供氧氣,因為一邊的肺部已被擴大的癌細胞擠壓着了, 難以呼吸。我們都禱告爸爸會好起來,同時我們也不知下一度死神的呼喚是什麼時候。爸爸最擔心和放不下媽媽,媽媽一直都是和爸爸形影不離的。爸爸病重的這一段日子,媽媽一直陪伴進進出出醫院,馬來語懂得不多的媽媽居然可以處理入院與出院程序。也有好一些爸爸的心願由媽媽辦妥。我們都看到媽媽獨立了許多。

2015年12月24日,平安夜的早上,爸爸歸空了。我和媽媽都沒能在他臨走的那一刻陪伴在他身邊。哥哥在醫院守夜,爸爸就是安靜地在睡夢中靜悄悄地走了。爸爸留給我們的是他所有美好的回憶,他沒讓我們看他痛苦地呻吟。醫生們也難以相信他就這麼平靜地離去了,因為他沒有絲毫投訴疼痛,也經常和醫生有說有笑。我看着爸爸的臉,睡得甜甜的樣子,可是這一次爸爸不會再醒來了。我輕輕地在他耳邊哼:“世上只有爸爸好,有爸的孩子像個寶……

生、老、病、死是爸爸臨終前的最後一句話。我萬分感激爸爸的養育之恩,爸爸撫養我長大,也教導了我許多做人處事的態度。我好慶幸倍伴他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也期望天下的孩子別嫌棄老了的爸媽,別忘了他們的養育之恩。天下父母心,願在天國的父母們安息,願在身邊的父母們健康快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