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家族姓氏,追溯自己的根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雖失去母語,但身分仍在。 -

若要敘述森克敬如何與現任太太森金碰面,就要從他的工作說起。森克敬中學在吉隆坡美以美男中畢業後,1955至1959年進入馬來亞軍事學院(現為皇家軍事學院)。“當時父親要我畢業後進入學校擔任老師,但我在中三的年級教了一個月,馬上投降。”他覺得自己不適合教書,反而喜歡戶外活動,而選擇放棄這份教職。

森敬湖為每個孩子安排好未來的路。當時正逢日本電視業崛起,他就想安排森克敬到日本學習。然而顧及家中還有幾個妹妹正求學,森克敬選擇放棄而投入社會工作。森敬湖便要他去找他的朋友丹斯里泰益安達(Tan Sri Taib Andak),對方是聯邦土地發展局(Felda)負責人,恰好在彭亨州有一項發展計劃。他聽從父親的話,坐車跨州到彭亨應徵,最後加入Felda公司。

“當時我和一名華裔,還有兩名巫裔去彭亨應徵。負責人還問我們可不可以在森林工作,我當然說可以。從那時開始,我就一直在Felda工作直至退休。”森克敬那一年才20歲,如今已是78歲高齡。

坐在沙發一旁的太太森金說,家公森敬湖希望森克敬找到日裔妻子,然而又不會說日語,要如何結識日裔女生?森金的家鄉在吉蘭丹哥打峇魯,當時她也來到Felda公司工作。兩人因此認識相愛,最後結為夫妻。“我們在1975年結婚,過後有3個兒子,森家族的姓氏得以繼承。當大兒子森清(Kyoshi)成功進到東京大學,我的家婆森千代花說‘好!’”

森千代花出身農家,她看到自己的孫子有很好的前程,又得以延續家族血脈和姓氏,心中感到光榮和驕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