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鏈接回家族根源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雖失去母語,但身分仍在。 -

擁有日裔身分,但無法口操日語,仿佛與一名不會說華語的華裔一樣,與自己的語言文化有一層隔閡。“我去日本時,不會日語,我的華裔妻子就是翻譯員。”森克敬這麼說道。然而當問及若有機會重新再來,是否會選擇學習日語?他稱,這是情緒夾雜的情況。想要在這裡生活,得到他們的接納,就要與他們融合一起。

“當我已經融入這個國家,我就要在這個國家裡面。這樣而已。”(I'm already involve in this country and I want to be in this country, that's it.)

他認為,自己已失去了學習機會,反而自己的3名孩子卻代他實現了內心無法達到的期望,追溯家族的根源。這3名孩子的母親森金指出,她反而比丈夫有更強烈的感覺。

“我丈夫不會說日語,每一次遇到日本人他們就會跟他說日語。當我的兒子出生了,每一位都有日文名字。我告訴自己不能這樣。我丈夫不能說日語,但他在偏僻鄉區工作,長期與馬來人共事,(不說日語)沒問題。我告訴我們的孩子,你將不會成為農夫,你們將成為專業人士或在企業上班。那時我們就開始規劃讓孩子受日文教育。”後來3個孩子在日本的大學畢業,如今都在當地工作。森金認為,這也會是她家公森敬湖所希望看到的,希望孫子能找回自己的根源。 備註:陳明珠本身計劃撰寫森敬湖家族史,記載了部分家庭成員的口述歷史。此文獲得他給予補充和指正。

森金自豪的說, 3個孩子都畢業於日本的大學,如今都在當地工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