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顱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新教育 -

產房忙碌的工作在午夜前總算告了一個段落,此時醫生才覺得異常饑餓,趁着空檔,他急忙溜出醫院,想趕快找個還在營業的小食檔祭一祭五臟廟。

快步走在醫院的后巷,就在昏暗的轉角處,醫生在匆忙之中差點撞上一名盤坐在地的乞丐,從身型及外觀推斷,這乞丐應該是位頭部受創的孩童, 因為他的頭部及臉龐被層層的白色紗布所包裹,只能看見頸項以下瘦小且干癟的身軀。

狼狽跪倒在孩童跟前

醫生往孩童的口袋裡塞了一些紙幣,正準備離開之際,孩童忽然伸手緊抓醫生剛要跨出的右腳,醫生頓時失去平衡,狼狽地跪跌在孩童的跟前。

在同一瞬間,纏繞在孩童頭部的白紗自行松脫,白紗之下竟空無一物, 此刻,醫生正面對着一個無頭的孩童,驚慌之際,他聽見了發自無頭身軀的尖銳而刺耳的童音:“醫生,找了你6年,該把我的頭顱還給我了。”失了神的醫生在迷惘中恍惚了許久,突然間,他頓然大悟。

6年前一宗胎死腹中病例

6年前的一個值班夜,產房出現了一宗胎死腹中的病例。產婦入院時,已足月的胎兒在母體內已無心跳,是名死嬰。產科主任決定讓產婦以自然分娩的方式產出死嬰。禍不單行的是死嬰在生產過程中出現移位,以致于頸部以下的身軀先被推擠出來,而頭顱卻緊緊地卡在產道裡。產婦也因難產而失血過多,生命危殆。當時還是個產科菜鳥醫生的他急電主任,請示急救之道,電話的那端傳來了主任的指令:“即刻進行嬰兒斷頭術,以保住母親的性命!”就在他依照指示完成了這種罕用的近 乎殘酷的破壞性手術后,他深深地明了自己原來的人生已不復在。

無法忘懷斷頭術的震撼

這些年來,雖說他已接生了無數的新生兒,但這並無法忘懷那次斷頭術所造成的心靈震撼。他總會不期然地回想起自己當時是如何用鏈鋸將死嬰的頸項逐步鋸斷,以及在死嬰身首異處后,自己如何用手術鉗將那顆卡在產道裡的頭顱壓碎取出。他也能清楚地記起就在自己目睹那顆毀不成形的頭顱的那一殺那,一抹陰影猛然地占據了他心靈的一個角落,從此再也沒有離開。

回憶退卻,重回現實,凝望着眼前的無頭的孩童,醫生雙膝跪地,彎曲着背脊,低下了頭,語音顫抖地說道:“其實,我也等你多年了,對——不——起。”在接着的很長時間裡,誰也沒發一言,夜晚的冷空氣像是凝結在似鉛的沉默中,星星也仿彿停止明滅了好幾個世紀。

一陣涼意劃過醫生的頸

忽然間,“唰!”的一聲,一陣涼意劃過醫生的頸際,接着,他身首異處,頸項斷裂之處湧出了噴泉般的血柱。無頭孩童撿起了掉落在地上的醫生的頭顱,小心翼翼地套戴在自己的身軀,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巨頭小身的怪體,身軀比例雖極度失衡而怪異,但至少他已擁有了多年來夢寐以求的頭顱。想到這裡,他禁不住地嘴角一揚,臉龐隨之泛起了滿足的微笑。而就在他的眼前,那已被斬首的醫生的軀體仍弓着背,跪拜在地,好似還在懺悔贖罪,頸斷之處所噴灑出的鮮血已在地面形成了一條紅河,河裡的血液在皎潔明亮的月光照耀之下,竟還閃爍着殷紅的光芒。

醫院夜話三之二文:楊進發(新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