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癡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文/偉琍(三合港)

對喜歡寫東西的我來說,筆是非常重要的工具,所謂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就是這麼一回事。從第一次用原子筆開始,筆水總是用到四分之一時就開始模糊,再怎麼在紙上亂畫都無濟于事,但經過一位朋友的指導下,我開始了一段和原子筆非凡的奇妙旅程。

每次筆水又出問題時,我就拿了鉗子,把筆頭拔出來,換上已經用完了卻毫無問題的筆頭,于是,原子筆再次來個華麗地翻身,而不是丟棄于垃圾桶又浪費金錢和資源。這個辦法我到如今仍用,而且每次去商店最吸引我的部門就是文具部。看着那些美麗可愛印有迪士尼卡通和幻想故事為主題的筆記本,或是那種一翻開書頁就讓我的手指滑溜溜地做花式溜冰的紙張最讓我深感興趣。

雖然已經用電腦打稿,但是我每一天仍用筆在書寫。這仿彿已成為刷牙沖涼後的一種習慣。我喜歡寫東西,有時也是一種不得不的感覺,要是不寫,某個已經發芽的點子將一直如影隨形,奔出來提醒我,“喂,你還沒把我寫出來。”

《心靈寫作》是我最喜歡的書寫書籍,作者也在書中提出她寫了半個世紀的習慣,四大要點包括不要停下手,不要修稿,不要回去閱讀剛剛寫的東西和不要想。放任手中的筆讓它帶你到心深處是我印象最深刻的訊息,要做到這一點就要有一支超級快的筆,要不然追不到腦中出現的東西。幾天前讀到有位愛筆之人把澎湃的思緒形容為沙漠的海市蜃樓,很貼切,一個不留心或太執意,就會化身為沙漠裡的白骨,沉淪在無邊無際的天際。

曾經讀過駱以軍堅持用0.7的筆來完成他的小說,也讀過李欣頻在找不到筆時,甚至會用指甲或口紅刻出和寫下靈感,因此不管我去哪裡,總會有一支筆和一些紙在身邊。

前天在文具部,媽媽問我哪一種筆寫出來的字跡比較粗、比較容易看,我指着大水筆告知這個肯定字跡大,這個小惡作劇老媽當然知道,她要的是筆頭號碼超過0.5的筆,我就隨手在文具部拿起不同的筆,然後一一告知超過0.7或1.0的筆號就是她的心水筆啦。在我看來,我最喜歡的是0.7筆頭的筆,寫出來筆跡不大不小,剛剛好,而且我也喜歡它在紙上溜冰的速度,非常圓滑,未有因為過細或過粗的筆頭而“斷水”或細幼到不曉得是文字還是標點符號的窘境。

也因為每天都書寫,所以也養成了對筆的執着或鐘愛。除了我屬意的幾個筆牌子外,我當然仍繼續探索其他的牌子,以找到最稱心如意的好幫手。常聽說,這年頭好幫手難尋,正如開頭所說,對喜愛文字和寫作的朋友,筆就猶如雕刻家的刀和達文西的畫筆,以筆書寫所牽動的是連接心臟、手臂、和大腦的同時運作,也是我更能體會我寫的東西的感覺,它勝于用鍵盤敲打的感覺。一筆在手,我在紙張這廣闊無垠的平原遨遊飛翔,跟着手、心和思緒的韻律追逐着那夢幻的獨角獸,浪跡天涯到海底和美人魚遊玩,又飛到土星蕩鞦韆,那種深刻的身心感覺,無法由電腦打字帶出來。對于筆的愛戀到如此癡的境界,這也許就是義無反顧的詮釋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