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隻蝴蝶叫妮莎雅尤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報告文學獎 - 文:鄧雁霞圖:本報資料室

公元2000年,正當全世界都在為“千年蟲”(Millennium bug)焦慮不已,卻沒有任何事情發生的時候,妮莎雅尤那一年的記憶,卻真的像當機一樣,陷入無止境的黑。她寧可自己的腦袋發生資訊錯亂,一切可以重設。2000年6月5日,那是妮莎不願記起,潛意識早已自動刪除的日期。她只依稀記得那是星期一,因為每逢週一,是她在酒店櫃台服務休息的日子。傍晚時分,妮莎約了朋友到商場吃晚餐。天色逐漸暗下,她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一天日落以後,接下來3個月的天空再也沒有亮起來。

晚上9時,妮莎與兩位跨性別者、一名女性朋友走在新源隆鐵船路上,正聊着要去A&W快餐店的時候,迎面而來的路旁突然停了一輛白色麵包車,車裡下來的人,口氣像便衣警察一樣截停她們,要求查看身分證。

當他們發現妮莎是一名穆斯林之後,隨即將她與友人載往宗教辦事處。她們這才知道這群人是宗教警察。一輪盤問之後,她們又被帶往警察扣留所,妮莎當時還安慰友人說,“別擔心,我們不會有事的,因為我們沒有犯罪。”

殊不知,在穆斯林的世界裡,男人穿上女性的衣服是一宗大罪。一旦罪成,可面對最高1年監禁和1000令吉罰款,或兩者兼施。被捕的時候,妮莎是當時唯一穿着裙子的男人,宗教局隔日就以伊斯蘭刑事法66條的“男扮女裝”條款下提控她。

當時對法律毫無頭緒的她不知所措,有人建議她認罪,說是法官會從輕發落。她認罪之後,等待審判的幾分鐘仿彿一個世紀,宗教法官說了很長一段話,但她唯一記得的是“你被判3個月監禁”,妮莎當下愣了,腦袋仿彿被“千禧蟲”入侵,一瞬間變

成空白。

在她關機、重啟、待機,回神過來之際,警員早把她的雙手上銬,強行拉上“黑色瑪麗亞”警車。在快速拉掉的畫面中,她看見一張張哭泣的臉孔,她異父同母的妹妹們,還有母親。送往男監獄的兩個小時路程,是一條通往未知的路,妮莎無法壓抑

心中的恐慌,一路上不斷哭泣。

“這是一場夢嗎?我已經成為一個犯人?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我會失去我的工作?誰可以照顧我的媽媽?誰要支付家裡3個月的賬單?出獄後,誰還會聘請我?”

答案未解,已經看到監獄兩扇厚重、漆黑的大鐵門緩緩打開。她心裡非常害怕,想起了侏羅紀公園,門一打開,可怕的夢魘就開始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