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翼撲火求一死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報告文學獎 -

經歷集體非禮事件之後,妮莎滿腦海都是負面情緒,羞愧、傷心、憤怒、恐懼、委屈,排山倒海洶湧而至,似乎要把她湮沒。

她感覺自己被一股黑暗力量往下拉,這黑暗是無底洞,而她不停的往下掉。絕望之際,妮莎在監獄裡嘗試自盡。

牢房裡唯一的窗口在屋簷之下,離地約7呎高。妮莎的身高是5呎7吋,夜深人靜的時候,她高舉着那件薄得可看見胸部的白衫或藍色的褲子,努力跳躍嘗試勒住窗花。可是身高與窗花的距離畢竟相差太遠,她沒有成功。加上值班的獄卒每隔一小時便走動巡邏一次,每當聽見鑰匙碰撞的聲音“叮叮噹噹”逼近,她就得趕緊回到自己的床上,假裝已經睡去。

同房Purple看見她在三更半夜裡的怪異動作,問她怎麼了,妮莎一肚子委屈一下子就湧了出來,二話不說抱着她失聲痛哭;而睡在最後一排的蒂娜(Dina)聽到她的哭聲,“就像一個失常的人那樣。我看着她,就好像看到當初的自己一樣,心裡覺得好可憐。”她回憶道。

遇見妮莎的時候,蒂娜已經是第三次入獄。第一次坐牢是被冤枉偷粉底,當時剛從砂拉越來到西馬工作,朋友偷了百貨公司的粉底,在她不知情之下藏在她的包包裡,離開的時候人贓並獲,蒂娜被判刑坐牢6個月。當時的她才20歲,進來的時候怕得要死。

後來又再坐牢,罪狀是男扮女裝、性交易,2000年那一年站街招客被警察逮捕,比妮莎早入獄幾個月。監獄裡好些跨性別者,經歷、罪狀和蒂娜都非常相似,感覺是注定的。這就是馬來西亞穆斯林跨性別者的命運。

自縊失敗,妮莎也試過不吃不喝,不過都抵不過同房“姐妹們”:蒂娜、艾瑪(Emma)、麗亞娜(Mak Liana)和Purple的好言相勸。妮莎的母親和妹妹們,隔週就會從家鄉乘搭兩個小時的巴士來到城中的監獄探望她。

對她來說,那也是一個無比煎熬的時刻。隔着玻璃窗,妮莎拿着聽筒一說話就落淚。“我媽媽原本不能接受我是跨性別者,不過即使經歷可怕的事,我依然堅持自己,她終於也接受了我。”

妮莎最在意自己的頭髮剃光這件事,她母親答應在她出獄的那天給她買一頂假髮,“儘管不希望讓她們看到我這個樣子,但她們確實給我一絲活下去的力量。”

>> 文轉下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