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 我與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文/卓彤恩(居林)

不要太稀,也不要太濃;不能太厚,也不能太薄。世界上所有的事情,恐怕都是難以一次就斟酌出來的。——《戀愛成就》張維中

Chanel COCO

小時候,媽媽在外企上班。每天早起,她都會梳妝打扮。把頭髮綁好後,她會站起來將那長方形的香水瓶蓋打開往身上噴灑。年紀還小的我什麼都不懂得欣賞,只知道那是媽媽的味道。她從工廠加班回來時,往往都夜深了。她會從外婆家抱我回家。有時,我還沒睡着。但一聽到車聲,馬上就跑到床上假寐,等着她抱我。對我來說,媽媽的味道就是好聞。聞到這個味道,就是我要回到自己的床上睡覺了。

這支香水也曾經被我拿來胡鬧過。一次,我媽嫌棄我沒有把頭髮洗干淨,一直說我的頭髮有異味。我非常難過,趁着爸媽在外面和朋友說話,悄悄到梳妝台上拿起媽媽的香水往頭髮上噴。心裡想着,媽媽等下一定說我的頭髮香香了。等着等着,我睡着了。父母回到房間,聞到那濃濃的香水味。父親以為我打破香水瓶,我媽往我那裡走去。她把我抓起來,大半夜給我洗頭髮。我也朦朦朧朧地被她拉去洗頭髮,吹頭髮。

隔天早上起來,咦,香水怎

麼少了那麼多?

Lancôme Miracle

小學時候,爸媽離開了外企自己做生意。那時候,媽媽的梳妝台上的香水就是這只粉紅色的香水。隨着我的年紀漸漸長大,對自己的身體和外表漸漸重視。曾有一次,媽媽嫌棄我沒有好好沖涼,身上似乎有狐臭。我每次出門她都會確保我把自己的身體洗干淨。後來,聽到越來越多同學談起媽媽的香水。什麼,出門要噴香水才好?不然有味道,別人不喜歡。這樣的情形下,我在好幾次去朋友的生日會時都悄悄拿起媽媽的香水往腋下噴。體味自然是沒有的,我自己聞着味道也覺得開心。不過,我還是在角落繼續發自己的呆。一切都沒有什麼變化。

TBS Neroli Jasmine

初中時參加絃樂團,開始學習自己化妝,懂得什麼叫尊重舞台和自己。那個時候,基本上只要混得好的都會自己化妝。當然,香水當然是不可缺的。那時的我,被香水瓶上的故事吸引。Neroli (橙花)的名字源自于一個意大利公主。她最钟愛用這種花製成香水來讓愛慕者拜倒在她的裙擺之下。我開始用它,為了買它的沐浴露,還努力儲蓄了很久。我只在出場的日子才會用它來洗澡。開始一天前,被好的味道圍繞,心情自然是美好不過了。一天結束後,再多的不高興也會被這個香味給救贖。它見證了我的在樂團路上的開始,現在卻成為我召喚舊時回憶的神器。

Clinique Simply

這個香水其實在我高中的時候就絕版了。不過,我媽有很多它的樣本,我還是很放心地拿它出來使用。它,是我從低潮爬起來後選擇使用的香水。它的味道獨特,而且辨識度非常低。它其實是這個品牌推出的第一支東方情調的香水。它的味道獨特,一種非常厚重的檀香和茉莉香。非常的沉着,卻在前調的表現上有雪松的清新。適合我那個時候所遇到的情景和人事。我15歲被推上樂團首席的位置,其他樂團的首席都是16歲,戰戰兢兢和如履薄冰中我需要一些標籤和來自自身的力量。是它,給了我這個力量。它讓我相信,獨一無二,也許不是壞處。剛中帶柔,也許比柔中帶剛來得更能保護自己。

Dior Pure Poison

它是我阿姨覺得不怎麼對口味後轉贈給我的香水。16歲那年,我成了絃樂團界資歷比同年齡的朋友們深的樂團首席。我終于可以舒展眉心,讓自我顯現出來。大大方方地表現自己,不卑不亢地應對一切。因此,我用了這個較為有個性的濃香來表現自己。“Pure Poison”不毒,它既純真又誘惑,香氛既豐富又清澈。Poison 香水的童話始于白花王國,白花迷人的容顏和香氛是女性特質與誘惑的象徵,茉莉和橙花隱藏着意想不到的寶藏。此外它是全球第一款以雙面菱鏡製成的香水瓶身,那是一個神奇的菱鏡體,既是鏡面卻又能穿透瓶中之物,綜合映出所有光譜上的顏色,每個顏色都是一種魅力。它作為一個標籤式的味道,表現了個人中性的一面,卻也不失女性的嫵媚,大氣之中,留有一種婉約。香水瓶的設計確實精巧,而且如它的描寫所說,那時的我確實很想做到“既是鏡面卻有能穿透瓶中之物”的那種人格上的聰敏和豁達。不過,這是我至今都還在完善中的自我期許。

DKNY Pink Apple

我曾有一段性格上的黑暗期,我為了討好所有人而迷失了自己。我在知識和人性的海洋裡墮落。每天噴這個香水出門,出門時還會在其他人身上繼續聞到類似的味道。那是個自我差點失去的時刻,而我從來沒有想過這些東西真的可以忠實反映出個人當時的境遇和隱憂。如此大眾化的香水,確實不會找人討厭,也不會引起他人不快。不過,所要付出的代價是任由自己被他人遺忘,自己成為紅豆兵裡的其中一個,隨波逐流。

Jo Malone Wild Bluebell

它是我的一名好友在見到我的慘況後,從英國給我帶回來的一支香水。我本來托她給我帶的並不是它,而是另一支Sea salt, wood, sage。她沒有問過我的意見就給我帶了另外一種香水,其實我內心有些許不快。她把它交給我的時候跟我說,“我希望它可以為你帶來好人緣之餘,也不會讓你失去自我。彤恩,你也許真的需要一些人緣,你的日子才可能過得舒泰一些。”既然到手了,不用確實是浪費和可惜。我就帶着它一起去夏令營,結果那一次我真的在那裡交到了很多好友。人緣突然間,好像變得不一樣了,沒有人會在意我的一些“怪癖”,還被說是“小清新”。友儕的反應,我自己一時也適應不來。它真的實實在在為我攢下很多人緣,也讓我認識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誰會想到,改用一支香水真的會有那麼大的變化?

隨着 Jo Malone即將用完,我最近也開始展開了新一輪的尋香之旅。我只能說,香味可以為人類保留記憶所言非虛。我在噴灑這些香水的時候,它們都會把我帶到一些特定時段的記憶裡。它們的玻璃瓶身,為我牢牢鎖着那些曾有的一切。那些香味,讓我浸在我曾擁有的時光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