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臭未乾的小伙子

文/慶兒(吉隆坡)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初決定去哈薩克斯坦和吉爾吉斯坦時,我必須要看地圖才知道這兩個國家的所在地。在吉爾吉斯坦3個星期後,再次回到阿拉木圖就有一種回家的感覺。

一晚,民宿突然間因為一群越野隊友的入住而爆滿。約10個男生可能多天沒洗澡,所以搞得一間小小的民宿突然間異味陣陣。有一個剛洗刷完畢的小子經過廚房,看到我們在看奧運直播也停下來看看。

“嗨,你們是從哪兒過來的啊?”我問到。(因為他們實在太臭了啦。)

“英國。聽說英國金牌好像領先了哦!”

“嗯,好像是。”他很快地就離開。然後我和JV互望了一眼,接着說:“是我問得不對嗎?你知道剛才我其實想問他們從哪裡來到阿拉木圖,而不是他們來自哪裡吧?”

JV回答:“我知道啊。”然後我倆笑了一笑。我在心裡搖了搖頭。

那一剎那,我覺得他們好自大。(加上他還要特地補充英國的金牌數量好像領先!)

不過隔天,我才發現原來自大的是我。這群小伙子是參加了蒙古拉力賽(Mongol Rally),從倫敦出發,一路開車到蒙古烏蘭巴托的。所以當小子回答我說他們從英國來,他並不純粹指他們是英國人,他們真的是從英國長途跋涉過來。

唉,年紀大了,很容易看年輕人不順眼,覺得他們狂妄自大、態度輕浮。當我覺得對方答非所問時,我又何嘗不是用自己先入為主的態度去看對方呢?就好像認為只會入住酒店的就不是旅者,是觀光客;奢華的旅遊是只在乎享受而不在乎接觸新文化的旅遊;旅行團是大叔大嬸到此一遊買手信的旅行;沒試過搭便車或“沙發衝浪”(Couchsurfing)的不是背包客;只有窮游和自由行才是真正的旅行。這一切一切,是我今年要丟棄的主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