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暖勢力 -

對於異國婚姻,有些人可能心懷浪漫憧憬。不過現實是殘酷的,當異國婚姻走到了盡頭,雙方卻沒有一起照顧孩子的想法,誰來行使撫養權的問題,可不是簡單的事情。

倘若兩方都想要把孩子留在身邊,那更加會是一場嚴酷的戰爭。

馬來西亞籍的莊朝陽在2013年與中國籍的前夫婚姻破裂後,就在爭奪孩子的撫養權時經歷了旁人或許難以理解的煎熬。

夫數次藏兒最久一次逾2年

期間,兩人的兒子數次被父親藏起,最長的一次甚至藏了超過2年。

儘管莊朝陽最終取得了兒子的撫養權,但前夫試圖搶回孩子,甚至還向法庭申請限制出境令,以女方不予“探視權”為由,阻止同樣是大馬國籍的母子離開中國。

莊朝陽透過其姐姐莊向陽和妹妹莊煦陽,接受《星洲日報》電話視頻訪問時指出,自己和孩子都是馬來西亞國籍,但兩人卻從2015年10月開始,遭遇中國當局限制出境已經長達1年9個月。

她說:“我唯一的要求,就是還我和孩子自由,讓我們可以回家探親。”

2013年7月,前夫趁着莊朝陽出差時,將當時只有4歲的兒子帶走後,隨即便處於“失聯”狀態。

莊朝陽通過各種方式搜索後,終於在2013年年底打聽到前夫和兒子的下落;然而,前夫卻拒絕交出孩子,甚至不讓莊朝陽與兒子 會面。

前夫沒親自照顧孩子

她透露,自己得悉孩子被前夫安置在中國東北的老家,由孩子的姑姑單獨負責照顧,而前夫卻在上海工作。這意味着,前夫並沒有親自照顧孩子。

無奈之下,莊朝陽決定通過起訴離婚,爭取孩子的撫養權。

2015年2月,法院作出終審判決,儿子的撫養權歸母親莊朝陽。

儘管如此,前夫卻拒絕將孩子送回給莊朝陽,並且讓孩子錄製視頻,稱莊朝陽在過去兩年期間不曾探望過孩子,並要求法院把儿子的撫養權改判給自己。

不過,法院基於儿子沒有當場到庭表態,而且孩子未滿10歲,意見可能多變,也可能受到父親一方的壓力,因此法庭對於孩子父親提供的證據並未採信,孩子的撫養權仍歸母親莊朝陽。

前夫拒交出孩子

即便如此,前夫還是不願將孩子交還給莊朝陽。

她說:“雖然我已經拿到撫養權,但卻沒有辦法執行撫養權,就好像只是拿到一張廢紙。”

她透露,雖然自己多次要求法院執行這項撫養權,但法院給予自己的反饋卻是“撫養權在中國很難執行”,因此對於前夫拒絕交出孩子的舉動也無可奈何。

一直到2015年10月11日早上,莊朝陽終於在長春找到了兒子,並將其領回。此時距離其取得孩子撫養權的時間已經過了將近8個月。

莊莊朝陽補充,自己找回孩子時是星期天;按照撫養權判決,孩子的父親原本應在10月16日(星期五)當天獲得探視權,因此莊朝陽購買了13和16日往返台灣的機票,打算帶孩子短暫出遊散心。

然而,當莊朝陽與孩子欲出境時,才發現被限制離境。

她表示,前夫以她拒絕提供孩子的探視權為由,申請限制自己和孩子離境;而法院也

2015年杪至2016年初期間,莊朝陽入稟法院,要求解除自己的出境限制,而法院向她建議,讓其前夫來法庭做有條件的探視,就能解除限令讓其出境。

在法官安排下,前夫同意在2016年1月15日到法庭對孩子進行探望。不料,前夫的家人卻當場強行搶走孩子,所幸沒有成功。

莊朝陽至今回想起這幕仍然心有餘悸。她透露,自己的家人甚至在這起意外中受傷,孩子更是受到了極度的驚嚇。

這起事件後,莊朝陽發現自己的被限制出境的限制令仍未解除,並向法院查詢後才得悉,上次的限制出境令已經被解除,而目前則是新一輪的限制令。

“我被告知,有關限制令可以每3個月被更新一次,因此有一種強烈被騙的感覺。”

法院指解除限令須男方同意

她指出,法院隨後又通過口述方式告知自己,“只要前夫拒絕解除限制令,有關的限

莊朝陽指出,自己在2015年12月重新領回孩子時,他雖然只有6歲,但父母之間的糾紛,卻有了自己的觀點和判斷。

她表示,兒子問她“爸爸、姑姑說你不要我,可是為什麼他們又說如果你來帶我走,要我假裝跳樓、絕食,逼你送我回來?” 朝陽透露,自己在中國的事業以及孩子的上學情況已經相當穩定,因此沒有打算在生活做出很大改變。

她說:“我唯一的要求,就是還我和孩子自由,讓我們可以回家探親的自由;我的父母和外婆已經很老,我不能接受一旦他們有什麼事,但我卻沒有辦法回家的情況;而且我兒子是馬來西亞人,他也有權利回家探望他的親人。”

莊朝陽補充,其律師也告知她,不管從那個層面來看,外國人回國都是最重要的基本第一權 通過口述方式向其透露,有關的限制令是為了確保前夫對孩子的探視權。

莊朝陽形容,孩子在過去820天一直被前夫藏匿,根本不存在對方探視權無法執行的說法。自己也根本無意拒絕讓前夫與孩子會面。

她直言,由於孩子是大馬國民,如果自己想拒絕讓孩子與前夫會面,完全可以在當時就直接留在大馬,而不需再返回中國。 令就不能解除”。

她透露,法院的解釋是,前夫對孩子的的探視權可以一直持續到孩子年滿18歲為止。就算探視成功,前夫也可以以永遠有下一次探視為由,拒絕解除母子的出境限制令。

莊朝陽也出示94歲祖母病重的醫藥報告,要求法院暫時解除母子的出境令以回馬探親,但同樣不得要領。

莊朝陽一再強調,自己沒拒絕讓前夫探視孩子,實際情況卻是前夫拒絕探視孩子;因此中國法院拒絕讓其母子出境,已經違反了人權自由。

馬使館向法院交涉不果

莊朝陽直言,法院一開始是說為了確保孩子父親的探視權,現在卻說只要孩子的父親不願解除限制令,就沒有辦法解除有關的限令,理由反反覆覆,而且也沒有一個白紙黑字的說明,情況讓人費解。

莊朝陽指出,自己向大馬大使館求助後,大使館也曾向中國法院進行交涉,但事件至此還是無法解決。

顯然,孩子是明白整件事是存有矛盾的。

莊朝陽也透露,兒子似乎有意封閉自己在4至6歲期間,被父親藏起的那段記憶。

莊朝陽指出,孩子重新回到自己身邊時,整個身體狀況很差,本來就有的食物過敏症越發嚴重,耳朵和腳都有龜裂和流血的情況。

利,而探視權等等屬於第二權利。

她形容,異國夫妻離婚後,擁有孩子監護權的其中一方被迫滯留在外國,在法、理、情角度來說,都不符合邏輯和常理。

她坦言,自己是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才決定公開自己的私事,希望能獲得民眾力量的支持。

她說:“我希望馬來西亞國民能夠發出聲音,呼籲中國政府關注這個事件。

“我們沒有犯法,也不會犯法。作為一個母親,我很難一筆帶過從孩子被帶走到現在被限制出境,這期間的心路歷程有多麼艱難,但我只是要保護孩子,並沒有要剝奪任何人的權益。”

上圖:莊朝陽與孩子被父親帶走前的合影,明顯可以見得小孩的臉型仍非常圓潤。

下圖:小孩被父親帶走兩年後重新回到母親身邊,但臉型已明顯變得消瘦。 莊向陽(左起)、侯玉鑽、莊榮和及莊煦陽希望能夠透過民眾的力量,將聲音傳達了中國最高當局,以解除莊朝陽母子的出境限制令。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