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家搏鬥

圖、文/龔萬輝(馬華作家)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2015和前輩們吃飯,席中有李永平老師,和我隔了一個年5月,應台灣《文訊》雜誌之邀到台北講座,會後

座位(中間應該是黎紫書)。他說起自己即將回去東馬家鄉看看,久違多年的婆羅洲。後來忘了說到什麼,他問我能不能喝,給我倒滿一杯台啤,我心虛地干了杯。這杯酒,應當平常,卻讓我一直記得至今。

一年後,曾經的叛逆少年郎真的回到馬來西亞,而我也去聽了李老師的講座。他在台上泛淚說,今天終於和婆羅洲這位母親和解了。我並不真正知道那之中壓抑多年的矛盾和猶豫,但李永平卻還記得我,在眾人面前,竟然從手機翻出一年前飯局合照。極糗的是,我仍穿了和當時同樣一件襯衫,惹了一陣笑。

這大概就是我和小說家之間,我所記得的一些小事。6月接到《文訊》一封急信,說李永平老師病危入院,卻仍一心掛念未寫完的〈新俠女圖〉。《文訊》要趕在8月連載,作者希望我為小說畫插畫。我因此幸運地比讀者們更早一步讀到了這部小說的前七回。少年李鵲、女俠白玉釵、蕭劍、浪人菊十六郎,皆是我喜愛的小說形象。但時間很趕,終硬着頭皮熬夜畫完。後來台北友人宗翰轉告,說李永平喜歡我給他畫的插畫。我恰好正在開車,手機匆匆回了訊,說,那我就放心了。

小說家的對手是時間

這幾年,多多少少經歷一些人生難事。之前答應了好友興隆去居鑾“起風”,他要我為活動寫一句“我的美好生活模式是……”。回答他的時候,其實也不免躊躇。此刻如何描述生活的美好呢?其實對於美好人生,我真的無可分享和傳授,有時候還覺得人生實難。這時候,想起那些我尊敬的小說家,比如李永平、駱以軍,都無不正以肉身在和現實搏鬥。在巨大的風車之下,大叔小說家們都是唐吉訶德。於是就信手回了:“生活要如大叔一樣自在,創作要像少年一樣勇敢。”

其實到了這年歲,已不太理會目光,“自在”可能比較容易一點,但此刻我真的希望自己可以擁有更多的“勇敢”。想起李永平此刻還在病榻上固執地寫作,不知筆下的江湖少年如今已去向何方,突然才理解了,生命原就是一場搏擊。小說家的對手就是時間。請再多給我

們一些時間,我願意化身少年,跟隨俠客們去看看那浮蕩的江湖。多想終有一天,我也可以舞出那萬華劍花,稍縱即逝,卻又美麗無倫。

祝福李永平老師,以及這部小說的誕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